• 开始了复活节的大假.到处都关门,除了卖打折彩蛋的巧克力店.我也买了彩蛋,但是送给提米.我自己吃toblerone的锥形巧克力.对那些彩蛋造型的巧克力我实在是提不起食欲,不管颜色怎么样,一个空心的椭圆巧克力,我始终觉得象塑料做的.
    提米带我去看了他的高中.车子在学校外面绕了两圈.我当然很appreciate这件事,但是也实在是有点尴尬啊.车子就在慢慢的开着,但是我也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不时的说这个是theatre这个是大操场,说的都是我能看出来的东西.我慢慢的觉得不说点什么也太尴尬了,我就说:"你们学校...好吗?"他说:"...不大好,有一些坏学生."我就说:"坏学生...很好,很性感的."
    以前我也带公里去过我的高中吧.不过也不记得当时的状况,大概做了一些引体向上,荡了那种很厉害的可以整个翻过去的秋千,荡完了就都晕晕忽忽地往回走,也来不及尴尬了.
    所以与人分享回忆这件事真是要小心些.比如拿像册给朋友看,看个十来张还好,如果拿出来七八本厚像册,里面涵盖了你这一生的影象,那么看的人,刚开始看的时候也许还可以认真的作出一些回应"哟这是哪啊还真美!""哎呀你那时候好胖!""哈哈你当时在想什么呢!"之类的.但看到后面,大概就会想"这些照片,是...怎样?"再然后,就默默的灵魂出窍了吧.
  • 知音啊王小波

    2006-04-13

    我小时候,并不是很能睡觉的小孩.有时候躺在床上睡不着.一睡不着就很着急,烦得要死.但是我很冷静,知道越烦就越睡不着的.于是我总是超神经质的对自己说:"让我来研究一下这个枕巾/床单/被子(之类触手可及的东西)吧!"然后就认真的端起枕巾的一角,凑到眼睛这里.就认真的看上面的毛毛啊什么的,还仔细的看里面的棉线横横竖竖织的线路,变成了斗鸡眼,但是也不知道在研究什么鬼.但是可能因为这样的过度用眼会导致疲劳的升级,因此每次我用"研究"这一招,都会成功的入睡.不过我平时想到自己的这个行为,尤其是想到自己脑子里一直莫名其妙的出现"研究"这个词这件事,都会起鸡皮疙瘩.
    但是在<寻找无双>里,王仙客在梦里操三木束身的作为死囚的鱼玄机时,鱼玄机把屁股撅高,把脸贴近地面,竟然"研究起地上的一只蜘蛛来".我看到这里的"研究"的时候,高兴得把拳头都死死的攥紧了.
  • 我认识到

    2006-04-03

    我之所以比以前更加想保持恋爱的状态
    就是因为不能再忍受不被恋爱着

    是习惯 还是爱
    不甘心 还是不放心
  • 你知道的...

    2006-04-03

    几年前,我的一个朋友在我们当地的一个有名的文艺工作者家学小提琴.是一对一的教学.每周两次,每次两小时.这个文艺工作者的两个儿子一个叛逆难缠,另一个是我的同学,成绩优异.我说过,在小城市就是这样,谁和谁都认识.那么相安无事的小提琴教学也进行了几个月.但是忽然有一天,老师对我朋友说:"小吴,我生活很没滋味.我老婆很多年前就不能...你知道的..."
    多么刺激的倾诉.当然也直接导致我朋友落荒而逃,立即另找了一个老师去学琴.
    但是我一直觉得这个事情很厉害.是一种性骚扰呢.
    好比<饮食男女>里面,雷蒙和吴倩莲分了手,抱着再见亦是朋友的心情,吴倩莲去参加雷蒙的作品展,然后雷蒙的态度却显得委琐,最后竟然追出来温文尔雅地对吴倩莲说:"你知道的...如果你不介意...楼上有我私人的工作室."
    我和这个朋友一直喜欢把这样好玩台词挂在嘴边说来说去,那么类似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应该很觉得人生如戏吧.






  • 我本人啊,就最喜欢第二张了!
    第一张,就算是模仿了izzue人猿泰山男的造型.
  • 他有很多打发寂寞的方法.
    比如一个人要走长长的路的时候,他低着头仔细的数着地上的格子数,他估量着一个格子大概一米长,走过了500个格子的时候,就走了一里地了。这时候再回头看看,果然是长长的一段路抛在身后了。
    要是走在没有格子的柏油路上,他就数着旁边的电线杆.电线杆都很难看,世界各地的都很难看.为什么每个国家不设计出具有自己风格的电线杆.比如中国使用高高的中国结风格电线杆,把电线穿过中国结中间的孔;墨西哥使用巨大的仙人掌型电线杆,把电线缠绕在仙人掌的刺上.法国的电线杆顶上则筑成香奈儿的logo形状.他想着想着,给每一个电线杆赋予了一个国籍和一种形状,走完这段路就好象爬过一张世界地图一样有趣.
    在坐车的时候,他反复播放最喜欢的一些歌.刚开始,只会唱最好的那段旋律,后来不知不觉记住了全部的歌词,再后来还在听还在听,就记住了歌声背后的配乐,钢琴的,小提琴的,鼓的,吉他的,每一个音都记住了.这样,在不能听歌的时候,他也可以自己在脑中完整播放.
    坐在咖啡店等人的时候,他数着外面走过去的人.算着走过去了几个白人,几个黑人."白15黑5,白16黑5,白17黑5,白17黑6...",他想当第100个印度人走过去的时候,如果等的人还不来就不等了.但是等的人来的时候,才数到20个印度人,他还竟然失望起来.
  • 饺子

    2006-03-25

    这几天做了一些以前没做过的食物
    比如萝卜排骨汤和煎饺
    煎饺实在是做得很成功
    以至于我们一方面都想留给对方吃
    一方面还是都忍不住默默的往自己嘴巴里塞
  • 日记

    2006-03-21

    昨天我们打完球很累,到我家随便了吃了点东西,就躺上床去聊天.聊一聊睡意就上了头,提米说今天晚上该回自己家去.我想虽然觉得一个人在这里很无聊,但是也不是忍受不了的,而且最重要的是,万万不能做任性的人啊.于是我说好吧.但是提米又说,伺候你老人家睡着了我再走好了.我想这虽然是有点做作有点电视剧化的行为,但是也不免是一桩浓情蜜意的事!于是说也行啊.然后提米又说,累死我了想必我等下比你还先睡着吧夜游神先生.然后果然就立刻打起了呼噜.我想可能只是小憩一会等下醒了就会自己走了,所以半夜里我醒来很多次,每一次都做足了心理建设想说这一次身边一定是空的!但是每次提米都在旁边睡的很香.一直到中午晒得有点睡不着觉了我们才起来.
    下午我去上课的时候,就不免想起这桩事.觉得被心机很重的提米骗了.
  • 冰镇桂圆糖水

    2006-03-21

    那天吃完面以后
    提米就端来了现泡的冰镇桂圆糖水
    我从来也没有喝过这样的东西
    而且也太好喝了
    甜的程度就很完美
    使我想到了妈妈
    因为小时候每次自己冲牛奶
    不管放糖的时候多么小心
    最后都甜腻得喝不完
    如果叫妈妈帮我冲
    就可以无止境地喝下去

    ---------------------------

    就请你们,不要介意我一直在这里讲这些自己的好事.
    我就...出于对过程的享受和尊敬,认为记一记是有必要的!
  • 打工记III

    2006-03-18

    以前上班的时候,老板人很好,会嘘寒问暖
    会叫我慢慢做事不着急
    还会叫我自己去拿东西喝
    我都觉得不好意思拿 还是勤力做�S
    但是慢慢的 他资本家的本性就暴露了
    渐渐的颐指气使起来
    也不涨工资
    而且再也不叫我拿喝的了
    今天上班的时候
    还伤了大拇指 非常疼
    这个时候就很气
    于是自己在后面
    默默的喝了三瓶饮料
  • 巧合和故意

    2006-03-12

    今天我看了很老的电影<楚门的世界>,很高兴,因为这个故事讲的是一个人活在一个大阴谋中.身边的都是围绕着他表演的.这就是我小时候常常幻想和疑惑的事!比如说我去买菜,遇到卖菜的人.但是卖菜的实际上根本不是什么卖菜的人,只不过这个阴谋大计划中把他分配成卖菜的角色,因为公元某年某月某日我要去买菜,他就等在那里.而周围的司机啊,警察啊,吵架的路人啊,接吻的情侣啊也全部都是群众演员,等我一离开,他们就卸妆的卸妆,打烊的打烊.比如我去上学,老师正在狂骂一个同学,但是实际上他们只是演一下老师和学生的身份,实际上学生根本没有犯错,老师也并不生气,老师骂他只是为了让我看到而觉得这个世界真实一点.
    不过我觉得我讲的不清楚,没有完全表达我的幻想.因为这种幻想我好久都没有了.
    人遇到挫折的时候,比较容易有这种想法吧.比如塞车塞很久的时候,会觉得大家都不约而同把车开出来,就是为了塞自己一下,计划好了塞20分钟,塞完了各自回家;比如烧水的时候,几次去看都没有烧开,等一会再去的时候,发现竟然烧干了!就觉得这件事也是预先安排好了要来折磨自己一下的,就会光火起来.比如聊天聊得正酣,室友就把网线拔来拔去搞得我断了线,就会怒气冲天想冲出去喊:"你他妈故意的啊!"
    啊这种心态的根源,就是把一切巧合都幻想成为了折磨自己而故意造成的.
    这真是一种浮躁的低级的心态,要努力避免.
  • 萝卜

    2006-03-10

    今天去上班的路上
    看到商店在卖又大又白的大白萝卜
    鼻子里马上就充满了萝卜的香味
    叫人想家
    于是我就买了一根粗细大小颜色都很均匀的萝卜
    下班回家的路上一想到包里背着一根大萝卜就很兴奋
    但是到家后想了很久都想不出来萝卜要怎么做
    于是洗一洗生吃掉了
  • 就是早上起来,穿这件也不喜欢,穿那件也不好看了.








  • 博客界有两个著名的blog.一个是btr,一个是三千.
    我越来越觉得一直在被这两个blog捉弄来捉弄去.
    因为如果只是看内容而不认真看一下域名,我就完全不能tell我在看的到底是btr还是三千.
    今天我同时打开了好几个blog,其中就包括他们两个.我先看完了一个,关掉了.然后来看另外一个,看到两张照片,就想"啊为什么我打开了两次?"就把这个也立即关掉了.
  • 今天天气冷了,撒完尿的时候都会打出很爽的寒噤.
    晚上下课我坐在冷风吹过的站台等火车.有一个个子不大外表都脏脏的年轻白人小伙子走过我面前.他看了我一眼,就变的很高兴走过来.(以下对话全部经过精心翻译.)
    他说:"嗨,朋友!"
    我说:"你好啊!"
    我心里想,又是来讨零钱或者香烟的吧.但是他没有,接下来就和我握了一下手.
    他说话来不是很利索.他径自说到:"你是我的好朋友!"
    我说:"是啊,没错!"
    他说:"恩!失散很久的好朋友!最好的朋友!"
    我没有闻到酒味.所以我想,他大概只是有点奇怪的人吧.但是对这样的话,我还是很高兴的.
    我说:"哈哈,对,差点都忘记你了!"
    他边把手伸进夹克左边的口袋边说:"你抽烟吗?"我说:"抽啊!"
    他掏出一盒40支装的烟,又掏出几支散落出来的烟,递了一根给我,把其他的装回烟盒.他说:"对啊,最好的朋友,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
    很久没有人对我做"发烟"这种象小朋友们分糖果吃一样甜蜜的事了.即使是中国人,在这里也没有了发烟的习惯.
    他离开椅子站起来,转到我面前,快速而结巴地说:"你知道,我有一些朋友....但是他们喜欢回家做坏事...坏事...我只是....讨厌坏事.但是你是我的好朋友,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
    我也没有点那支烟.尴尬起来.一面笑着听他说,一面认真的看那根烟上的logo,但是不认得这个牌子.
    他说:"我们一起回家!我的好朋友!"
    我说:"一起回家?"
    我倒不是想到了别的什么.我只是想,如果在火车上,他一直这样对我说这些,全车厢都要看着我笑的.
    后来我便默不作声了.他又坐回到我旁边.
    他站起来,又走到我面前,和我握手.
    他保持着握手,将我们两个的手一起举到他面前.离他的脸那么近,我简直以为他要吻我的手背.但是他只是看了我的戒指.我戴了一枚比较大的戒指,可能硌疼了他的手指.他看清楚了,笑起来:"哈哈你这小子!再见啦!"
    他走到站台的另外一头.
    他走的样子有点奇怪,所以不少人都在侧目看他.也有人刚才看到我和他说话,现在对我耸耸肩膀笑一笑的.
    火车来的时候,我们各自上了不同的车厢.

    我在火车上想,我刚才真糟糕,我应该说一些至少可以使他更高兴一点的话吧.起码以相同的真诚来回应.如果我还没有变成虚伪的大人,我一定会把包包边缘口袋里的悠哈糖拿给他.但是刚才,我怕旁边的人笑我.
    现在看着这支烟,心里真难受,简直要哭出来了.

  • 鬼故事后遗症

    2006-03-05

    澳洲的车速很快
    过马路的时候经常有车在我面前或背后呼啸而过
    于是有的时候我过到马路对面
    忍不住要停住脚回头望一下刚才过马路的路径
    因为害怕自己其实已经被撞死了
    尸体留在路面上
  • 收到帐了

    2006-03-02

    今天发了工资,满开心的.买了墨西哥啤酒回来庆祝.
    庆祝之前.就...拍了一下.

    三不五时的就要发裸照,我把你们都宠坏了.
    纯文字的日志明显就没有什么留言...


    保持了热那那的身体


    于是,走了一下Rain的路线!
    啊这张照片,真是很!!!八零年代!!!太好了.
  • 走召弓虽

    2006-03-01

    开学了,我又要重新学一下高数。
    这个数学老师是一个年轻的中国人
    他看起来很普通
    就好象所有大学里下午的足球场上可以看到的无数矮个子中的一员
    结果他第一句话就很不普通了
    他平静地说“I suggest you to shut up."
    我们大家都有点吓到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听课听到一半  
    有一个印度学生问了一个问题
    这个老师没有听清楚
    又平静的说
    “what the hell did you say?”
    我们就傻了眼
    但是印度人不愧是印度人
    面带微笑的就把问题重复了一次

    上完这个课
    我就有点想转学了
  • 最佳损友

    2006-03-01

    我刚刚搬来这栋房子的那几天,它和我表现出了充分的不和谐感。我晚上走回家的时候,总是会听歌或者胡思乱想,所以回新家的时候,如果我不聚精会神地注意着道路和它两边的房屋,就会走过了好几个门牌号才发现。因为我的腿不认识这条路,也不认识这栋房子。它们不知道应该在什么地方转弯。房子也不认识它们,否则房子会远远的就对它们打招呼,欢迎它们回家。我的手也不认识这栋房子,所以它们不懂得早早的就去口袋里掏出钥匙捏住。当我打开门进屋,门总是在我背后哼的一声砰然关上。做饭的时候经常打不着火;进卫生间的时候,摸不到哪个开关才是灯的开关,当我把那三个开关,随机的一一打开,总是最后一个打开的才是灯;打开衣柜的时候,柜门就撞到后面的桌子;洗头的时候闭着眼睛根本摸不到毛巾;赶着大便之前,总是找不到书;躺在床上,起来检查房门是否锁好的次数也变得比平时多了。
    后来这个房子终于慢慢的习惯了我的存在,桌子角没有那么尖锐了,插头不会动不动就松掉了,冰箱里总是会有空位让我摆东西,一切都朝着井井有条的方向发展。当我睡着的时候,它想,这个人的呼吸,听起来比以前住在这里的高个子还要舒服一些。但是我觉得,它也并不是真心的喜欢我吧。它知道我以后还是要搬走的,所以对我发一点小脾气就算了。
  • 网上有一个新奇又亲切的blog,我很喜欢看。
    我刚刚看的时候,虽然已经有好几篇文章了,但是它的浏览量只有200多。我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上最早喜欢这个blog的一批人了,很自豪。
    所以虽然也是别人把这个blog推荐给我,但是我好象只告诉了沈大成,对其他的人都没提。也不加上它的连接。后来我每次去看这个blog,都很关心地看浏览量,它总是一副不在乎红不红的模样,一点一点的增长,很亲切。
    但是最近就有著名的人物把这个blog推荐出去。今天我去看的时候,浏览量已经有一万多了。
    我就有点心灰意懒的感觉。因为喜欢的人一多,我的最初的喜爱和关心,就显得微不足道了吧。
    最后我自暴自弃,也加了连接!!!请你红透半边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