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考试烦死了!

    2006-10-30


  • 还满小的,脸

    2006-10-22

    虽然身材很大,脸还是有小的!

    image 

    image 

    image 
    假装冥想哦这是。。。

    这两天,大概会把题图换一下~~啊好舍不得


  • 刚来澳洲的时候,曾被告诫说:“要小心得花粉症哦!来澳洲的人,很多都会得的。”我当时觉得这种为别人编剧本的人真讨厌,怎么会有这种听起来不得不生的毛病。更何况我觉得自己虽然是常常感冒的身体,但是不是那种会过敏的娇弱体质――“过敏”这两个字,听起来就象是在骂人的话啊!平时听到女人尖叫着说:“啊,我对猫过敏耶~~”“哎哟我不可以晒太阳啦,我紫外线过敏!”之类的话,都会想直接K下去。于是也不觉得花粉症有什么了不起。如今,花粉症就活生生将我笼罩了。起初我还骗自己说是感冒,但是一到有风的晴天,鼻子就有痒又痛,有时候痒到很想把鼻头砍掉;眼睛也不舒服。诸如此类的症状都吻合了,才不得不沮丧地承认。

    以前和爸爸一起散步,走到某个固定的有石头的地方,爸爸总会提醒说小心别摔交。我常觉得多余,因为首先石头那么小,并不足以让我完全失去平衡;其次我自己虽然东张西望,但是余光还是在看路的,并不会忽略这些小路障。但是最后某一天,我象平时一样高高兴兴走到那个地方,还是被绊了一下。虽然的确没有使我摔倒,致我受伤,却完完全全地在我的心口上击了一拳,巨大的无力感和沮丧感会袭上来。

    有些石头,一年四季都躺在那个地方,它大不过你的拳头,却是注定要绊你一下;花粉症听起来可怜兮兮的,简直不象一个疾病,然而却是必然要折磨你一阵子。这些事情不见得使你吃上大苦头,却一定要提醒你一下,绝不甘心让你忽略它们。
    人生就是有这样的不可控制性。

    比如我作为天不怕地不怕只走自己的路的射手,现在还是中了花粉症的计,花时间把它们写成文字。
    也太无能为力了。




  • 邻家大男孩

    2006-10-16

    很多男偶像出道的时候,都会被冠以“邻家大男孩”的头衔。“邻家大男孩林志颖”“邻家大男孩陈晓东”“邻家大男孩仔仔”,“邻家大男孩王力宏”。好象一加上“邻家大男孩”这个称号,整个人都拥有了阳光灿烂的气质。只可惜这个词有点被用的太滥了,再听实在是有点腻。况且,每次听到“邻家大男孩”的时候,我都忍不住暗暗骂一句:“谁家有那么好的邻居啊?!”?

    最近桃花有点多到刺眼哟。
    不过说起来,为什么我认识的人,都会有一个作为直人的非常邻家大男孩的兄弟啊?!


  • 绣红旗

    2006-10-14

    我们家用水用得还满厉害的。每次水费单来的时候,我总在懊恼水费昂贵之余,看到一张附赠的小单子,题目是:“如何省水”。真是太讨厌了,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就好象去商店买了一堆衣服,买好单之后,店员还说:“其实类似的衣服买一件就好了啦,不用买这么多的。”气得血都吐得出来。
    那么这张“如何省水”的单子下面就列出了几条,比如“在刷牙的时候不要开着水龙头”“不要只有两三件衣服也用一次洗衣机”等等,就……每一条都是我的恶习,我简直怀疑他们偷窥了家家户户的生活,然后按照每一家的生活习惯给出忠告,寄给每一家小单子都是度身订做的吧。

    我在看《西厢记》。《西厢记》这个东西,如果只是把原文剧本印一印,大概五十页就印完了。这样拿出来卖大概只能卖个几块钱,很不够赚。于是这个人民文学出版社就在里面插了很多画,还挑出剧中他们自以为比较经典的几个句子用大字体专门印一页。另外还专门找个人来做出无比冗繁多余的注脚,两页的剧,后面跟着十页的注脚。有的注脚还不错,是很专业,而且有很多有趣的东西。但是也有很多占版面的目的太明显了,连“拔刀相助”“太医”“卖弄”这些词都要注个几行。比如“出家”就专门解释说:“僧尼道士离开家到寺院,道观修行”。(这个也太过分了,僧尼道士离开家是要去哪?词典上的解释是“离家到寺庙或庵堂里为僧尼。”这就很准确了,也足够了。可见“僧尼道士”那四个字,也是专门凑字数的。)但是比如“指头儿告了消乏”之类正儿八经的令人很想看到学术气的注解的那些东西,却什么也不说。真是一本大烂书。


  • 吴浩康之梦

    2006-10-11

    昨天我梦到吴浩康。
    我个人非常的喜欢吴浩康,所以偶尔梦到一下也不能说是什么不对的事情。
    不过梦里我回到了高中,他正是我的高中同学,只是有工作的时候才飞去香港。
    说到梦里,下课的时候,吴浩康他就走出了教室。我就立刻大八卦,对其他同学说:“啊,吴浩康,你们知道吗,他要被英皇雪藏了呢!”
    话音刚落,吴浩康就出现在门口,盯着我说:“你说什么?!”
    我觉得他好象要打架,而我的确理亏,于是就怕怕的说:“啊不好意思哦,也没什么啦!”他说:“你说清楚!”我说:“不然,我们单独说。”他说:“好!”于是我就走出教室,在走廊上单独说话了。我觉得由紧张的吵架气氛到变成单独谈话的这个桥段,很有同性恋的意味。
    我说:“其实是白白告诉我的(就害别人了,但是真的是白白和我说过这样的事情!),其实也没有雪藏啦!只不过英皇本来想力捧你,好象当年捧谢霆锋那样,不过你不是出了藏毒的事吗,就把你冷掉了一些……”他听完这些好象说到了痛处,变得很伤心,还对我解释说:“其实不是因为这个事,是因为我要赶快还债。”――――我就不大知道还债和我说的事有什么关系……
    后来我还听了他唱新歌,超好听的。真的在梦里听到了歌,副歌部分我还学会唱了,自己唱了几遍。起床以后很恍惚,觉得大概是他的什么老歌吧,但找出电脑里他所有的歌也并没有。我又想会不会真的他这两天发新碟,上网看看也没有。
    后来找出他十一团火演唱会的碟听了一遍,发现《讨厌》和《玩火》也很好听。然后就去上课了。


    这种照片,如今还有没有杀伤力?

  • 哭得没有意思

    2006-10-10

    最近曝光量很高,除了Manse和城市画报,我周末的时候发现上次在选美比赛的照片也登在了杂志上,非常的……pornographic。我于是许下了一个终极愿望,那就是赶快变红,然后上一下小S的节目……到时候自己暴料说,这一路走来,就是为了见到小S,应该会有暴点吧。

    因为昨天哭很凶,以至于今天一整天脑子都围绕着哭这个事情。我来澳洲的时候,也曾在机场大哭过。本来就是很难过,但是其实决定要来澳洲以后,一直都难过的,之所以最后还是要决一下堤,是因为登机前,妈妈催我说:“时间不早了,快进去吧。”妈妈于是抱着我安慰了一阵子,但是并没有哭。不过据说,等我走远一点,她就偷偷的哭了。但是我可以残忍一点说,相比对爸爸妈妈的不舍得,对未来生活的不确定造成的恐惧感更象是哭的主要原因。后来到了澳洲找到住的地方,花了两个钟头收拾东西,买电话卡,询问去学校的方法等等,安顿下来以后,也坐到床上大哭。那个哭比看《一升的眼泪》哭的还要严重,哭得好象衣服上被子上都是眼泪。(啊说起来我还是满能哭的!)但是和同学讨论下来,不论男女,这样哭的人不在少数。所以也是正常的。
    不过据说我小时候去上幼儿园的第一天,也是大哭着不想进去,不想爸爸妈妈走。但是其实没过多久我就在幼儿园里生龙活虎地打闹起来,还和别的小朋友抢凳子。到了第二天上学的时候,就勇猛无比地对爸爸喊:“不要你送了!你回去!”因为年纪实在太小,爸爸当然不放心我自己走去幼儿园,于是只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默默地跟着了。所以,我想一年前我在机场那样哭,我爸爸妈妈看了难过之余,也许多少还是会想说:“拜托,又来这一套!”吧!


  • 一升的眼泪

    2006-10-09

    我刚刚看完《一升的眼泪》。同学拿给我看的时候,简单地给我说了一下剧情,我当时有点想说:“拜托,又是绝症片。”我这两三天断断续续看完。现在感觉是眼泪哭干了!我不是容易哭的人,看电视和电影常常觉得很感动,但也最多湿了眼眶,不会真正哭,更不会象刚才那样哭到有点喘。说出来一定又要被笑了吧,“肌肉男也有温柔的心哦?”不过我觉得可以被电视剧感动到大哭,也不是什么坏事。类似的经历在前几年看《看了又看》的时候有过,银珠最后喝醉了酒,和婆婆说了一番心里话的时候,我也哭了。两年前一个女同学去世,我听《流浪到淡水》的时候也大哭了。这个《一升的眼泪》,我从差不多第6集以后就一直没停过流眼泪,即使不是煽情的部分,也在流。

    最近有文字上了城市画报,也有上了Manse~~~~~~~~~不知道谁有最近的城市画报!!!








  • 我买了一件衣服。可以算是背心吧,但是是开衫。但是前面既没有扣子也没有拉链。总的来说,它就是一块布!无论何时,它都必须是敞开的,胸襟开阔的,令人敬畏的。我在试穿的时候,店员小姐还很友好的叫我把正面转过来给她看看。我说:“真的要转吗?”她说:“怎么啦?”我就转啦。结果我们两个都尴尬死了。她脑子里一堆诸如"beautiful""gorgeous"之类的辞藻,一个也说不出来。还是我自己默默的说:“好吧那么就买它。”

    基本上,除了在家,clubbing以及去海边,其他是没有机会穿的吧!

    明天要去企鹅岛。我告诉一个朋友,结果发生了如下对话。
    “我后天去气鹅岛。”
    “只去气鹅岛吗?那你们下午出发咯?”
    “为什么?”
    “因为去早了也看不到啊。企鹅天黑了回巢,才看得到。”
    “哦是这样………………不过,天黑了我还怎么看得到它们?”
    “……他们有灯的,照得见他们。”
    “那灯照着它们,它们不会觉得还是白天然后不回来吗?”
    “……不会的……灯……没有那么亮吧!”
    “好吧。”

    所以一切到底怎么样,就等我明天亲自去看看!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 又写了一篇

    2006-09-23

    今天我非常想写blog。已经写好一篇了,不知道还可以写几篇。希望可以多写几篇。

    我已经订好了机票。因此也缓缓开始暗中计划我的归乡路了。我又可以和大家一起唱歌了,还可以去动物园。还可以买东西,我一定会觉得东西很便宜的。因为有一些我从国内买来的鞋子和衣服,朋友看到了问我多少钱,我就在脑海中折算成澳元说:“……二十块钱诶!”自己都觉得挖塞超便宜的。还可以过年。上次都没有在家里面过年……上次还是充满仪式感地在同学家里包饺子!本来包饺子已经够做作了!他们还说吃完饺子要一起守夜唷!我听到这个提议,脸都麻了。我们留学生,何必把自己搞的这么惨啊?!我觉得大年初一如果打电话回家,相比“我昨天晚上和同学一起包饺子还守了夜”这种话,爸爸妈妈应该宁可听到孩子说:“我睡了一个大好觉!等下出去逛逛!”吧。

    不过回家以后一定很麻烦。会被妈妈逼我去走各大亲戚的门吧。一定有一些亲戚朋友和邻居会说:“哟,留学生回来了啊!”虽然他们是真心实意的,但是这种话也太难接了!读个书而已,又不是赚了一千万。因为我以前唱歌得奖,他们就会说:“哟,小明星回来了啊!”我大学假期回家,他们就会说:“哟,大学生回来了啊!”真是千篇一律!了无生趣!难以下咽!我听了都很尴尬,恨不得象电视连续剧里面受了挫折的女主角一样,拎着小包,对他们说一句:“我先回房去了,不用叫我吃饭。”然后就走掉。

    还可以炫耀身材诶~~可惜是冬天……我多想打个赤膊把我爸爸妈妈吓一跳啊!请问一下,有什么办法可以在冬天很自然地打出赤膊来吗?我决定买一条巨大的活鱼,假装要来做饭。然后杀鱼的时候,让活蹦乱跳的鱼把水溅满我全身,然后就着急地把衣服脱掉了。


  • 在我以前的大学门口,有一辆25路车。它直接就开到cheap路这个购物小天堂。再稍微远一点,有一辆934路车,它就更伟大了,直接开到上海的交通枢纽人民广场,人民广场之于上海,就相当九省通衢之于中原大地,是伟大的地方。此外还有77路,868路等等四通八达的公交线路。而在我现在家的附近,只有一辆可怜的733路。它去的地方,根本不是什么交通枢纽,也不是什么购物天堂,真是不知道他们开辟这条线路的目的何在。
    我以前大学门口的25路车,我怀疑他们应该有差不多50辆车吧。因为它们经常鱼贯着驶过我眼前。有的时候我在等车,就忽然来了三辆!三辆!我都要想好久才决定上哪一辆呢!我常常选择最后一辆,因为我觉得等下其他站头上的人,一定看到有车来就上去了,这样最后这辆车不会很拥挤也不会开门关门很忙碌,然后就津津自喜于我的小聪明。但是其实我发现之后的乘客们全部和我一样,不谋而合地选择最后的车。真是气死人。

    国内的公交车线路,每一站都拥有它们自己的名称, 比如“隆昌路”“四平路”,在比较小的城市还有“百货大楼”“一中”“海关”“将军桥”之类的具体的辨识度高的站名,约会和见网友都非常容易,可以用“你坐到翔殷路站下来,我来接你!”“你看到一个‘黄鼎鸡’就下车!”之类的话便捷地指导对方。
    但是在这里,一条公交线路,只有几个大站才有名字。其他的站头,只立着一个摇摇晃晃的可怜的牌子,写着“在这里搭车”这样的傻话。而且公交所到之出都是一模一样的庭院和住房。象我刚开始坐车的时候,连回自己家都常常坐过头,更别说指导别人在哪里下车了。

    国内的公交车,每一站都会毕恭毕敬地停下来。有一些有人售票车上的售票员还会嘶喊:“海关到了!海关到了!请下车!”配合着这种强势的喊声,她们还会高调地挥舞着小红旗或者奋力拍打着车身发出啪啪啪的声响,她们是这么的强势的高调,以至于我和朋友在听到她们的喊声后,都会忍不住接下售票员和乘客的对白――“海关?我不到海关诶~”“不到?不到也给我下车!”但是不关怎样,有这样的公交系统,乘客们都可以方便地知道自己应该在什么时候下车。
    这里的公交车,如果要下车,就需要先按一个按扭。按下去车厢里就会发出微波炉一般的“叮~!”的一声。每次有人按,我都觉得“大家都熟了!”有的时候,我伸手去按纽,结果手伸在半空中,“叮”的一声就已经发出来了!我曾经一瞬间觉得这个按扭是一个高智能系统,能识别即将按上来的手指并自动作出反应,但是其实是后面也有乘客要下车。我的手在半空中无所作为就很尴尬,只好默默收回。此后我就有一个恶习,坐在车上我就会默默把手放在我附近的按纽上,每当看到有人预备按纽,我就立刻抢先按下去。他们只好悻悻地把手收回。这样还不够好玩。我觉得等他们下个车,发现并没有别人和他一起下车,一定多少觉得身边有个鬼吧~~哈哈


  • 我就可以说是Brian Hallisay了。

    这部电影是Bottoms up。极其难看。如果没有他,就0分了。

    网上完全没有他的资料。只知道他还演过《The insid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 天使之歌

    2006-09-21

    前两天我脑子里忽然蹦出这一首图画小诗――我承认,多少是受到了梨花教的影响。这一首诗,我很喜欢前面三句。最后一句虽然是中心思想的所在,但是不免失于做作和老套了。不过我还是很想写出来。但是我觉得这首诗如果直接打字,没有什么意思。应当图图画画地写出来。但是我又没有扫描仪,因此今天就央请公里来给我写。我就严格地要求他,几个小图要尽量画的弱智,还亲自在MSN画了一个热带鱼给他看,因为我觉得,凭他的情趣,自己一定完成不了这一副作品。结果我万万没有料到,他会在前面擅自写一个“To XXX",搞得好象是他自己写给我的表白情诗!!!而且还少写一个“要”字!!而且最后硬要撂英文,结果立刻发生语法错误。

    本来我是想借这个事情试验一下,今后我们就合作创作幼稚图画小诗,宣传的时候口号还可以叫作:“现代爱情故事,再见亦是朋友!互相作为EX-BF的梨花派两大新晋才子诗歌集!”一定会卖的。不过这个成果一出来,我就把念头打消了(验证了昨天写的东西)。

     

     


  • 孟庭苇的新歌很好听。不知道怎么,我一听她的声音,就很想祝她幸福和顺利。她的歌十几年来都很好听。她还唱过《木棉道》,我听了就觉得世界美好,想流几滴幸福的眼泪出来。她也算是民歌手气质的。那时候的台湾歌多么好,清淡的忧伤,但是总的来说,又都在传递幸福的感情,没有一个歌手让人感觉浮躁。现在的台湾歌非常尴尬。张信哲也出新专辑,我本来很高兴,曲子其实也还可以,但是歌词结果竟然在唱什么:“让我做你的男人,二十四个小时不睡觉。”活生生把自己毁掉了。孟庭苇的《幸福感》我初听的时候一口咬定是陈小霞写的,我甚至好象可以听见陈小霞唱的demo,后来才知道是陈绮贞写的,我只好干笑两下说:“啊,果然都是我喜欢的人!”接着就果然发现有陈小霞写的歌,《白天的星星》,也是专辑里最好听的歌――孟庭苇好听的歌,果然总是要和天空相关。我那天在健身房跑步,不听地在ipod里重复这首歌,听着听着就……眼睛湿掉了(不好意思哦)。

    不过现在要找可以一人一只耳机听这些歌的人太难了。在国内也已经不好找了,更别说我在这种地方。我好希望自己可以早出生个六七年,那时候的学生,都还比较……有情怀。以前住我家隔壁的大哥哥,窗户上贴着优客李林的海报,我还隔墙听见过他在听罗琦的《我没有远方》。这些都是我后来想起来的,我那时还不知道他们是谁。这些事总是让我们很懊恼,我开始迷上一个歌手的时候,他总是已经不唱了;我开始爱上一支乐队的时候,他们总是已经解散了。还有些歌手一直在唱,但是总是最早的那些歌好听,于是我总是觉得自己错过了时代。

    说到这里,大家可以听听林一峰的《活下来》。

    我很厌倦用英语谈恋爱。想说的话都说不出来。我只会用英语说粗俗的笑话,一旦真心想要说一些什么,总是语塞,这太令人懊恼了。我觉得这不光是母语和第二语言的差别。因为有一些不用语言的地方,也很不一样。比如在公车上遇见帅哥,如果在国内,我总是紧张地偷看,在这里却无所顾忌地把目光直射。我觉得这样一点也不好。


  • image 


  • 小世界

    2006-09-13

    我有一个同学是黑人。也不算那种百分百黑人,但是看得出是非洲人。有一次在A校区上课,我坐在他对面,老师叫他回答问题,他支支吾吾了差不多两分钟,但是其实什么都没有答出来。因此我对他有了一点印象。
    过了两天,我在B校区的健身房,遇到这个黑人。他对我打招呼,我想:“这个人很面熟诶!”一般遇到这种好象见过一面的人,我都会从“是不是在酒吧里遇见过”回忆起。当时我越想越觉得啊没错,一定是在酒吧见过了。因为当天是星期五,我就准备和他寒暄:“今天晚上也出去玩吗?”结果他先说:“你作业做的怎么样了?”我才想起是同学。然后默默的嘲笑自己:“哎哟,何必把每个人都想成是gay吧里出来的!”
    当天健完身,回去洗了个香香就去了酒吧。结果一进去,就看见他在对我笑。我看到他的笑脸和白牙齿,当时就……完全不知道要说什么,脑海中不断地flash back,什么教室啊,课堂啊,作业啊,什么健身房啊,游泳池啊,什么天地啊四季啊昼夜啊,什么海天一色地狱天堂暮鼓晨钟。然后就,觉得世界观崩溃了。

    游泳池那边,有一个老头。大约六十来岁吧。每次我们换衣服的时候,他就在旁边一边缓慢地换衣服,一边可怕地笑着看我们。本来被看看我是不在乎的,不过自从胸部练大以后,反而特别容易害羞,一有人盯着看,就浑身不自在,恨不得两手交叉遮住胸口。所以我和提米都特别怕这个老头。
    上周末是一个朋友的生日party。我们一进去,就看见年轻的人群中,坐了一个格格不入的老头。我和提米看到他,立刻就怔住了,对望了一眼,然后一起翻了个白眼。我们告诉主人我们常在游泳池遇见这个老头,正犹豫要不要告诉他们这个老头是委琐的,结果主人说,老头是他的godfather。我好不容易重建的世界观,又一次被毁掉了。
    我觉得,以后,没有什么必要的话,就不要进行任何社交活动了。
  • 既然你问起

    2006-09-06

    因为白天总是没空跑去肉店买肉,只好晚上去超市。超市的新鲜猪肉又相当昂贵,一公斤要折合人民币130块左右。我于是忍了很久没吃猪肉。
    就在吃牛肉吃到受不了的时候,我发现了熏肉这种物美价廉的东西。于是每天都吃起熏肉来。
    第一次吃到熏肉的时候,觉得我可以以后再也不吃普通猪肉也是可以的。但是那时候熏肉很贵,是普通猪肉价钱的两倍。于是爸爸当然还是以买普通猪肉为主,间或买上一次熏肉。我吃普通猪肉时候,总是不知好歹地觉得兴味索然。吃了几天普通猪肉以后,上课的时候总是盼想着,等下回到家,打开门应该就闻到熏肉的气味吧!
    如果当时的我,知道未来有一天,我会独自在离南极洲不远的地方,因为没有办法而只好以熏肉来代替普通猪肉,那我一定不会觉得熏肉有什么了不起的。

    --------

    沈大成抱怨说身边出现了很傻的人。我说有什么办法嘛,傻人总是在身边的,我们两个这么惺惺相惜,却还不是至今不曾谋面。我在以前大学的BBS里还大胆自创了一句签名:“是的,每个学校都有几个帅哥,但是他们永远不会是你的室友。”我从小就盼望和玩得来的人和暗恋的人都在一个班级里,结果他们永远都在别的班上。每次分班,我都想,我暗恋的人数目如此之庞大,随便分分,别说分到一个班,就是分到同桌也不足为奇。结果完全没有。搞到后来,老师如果批评我学习退步啦上课不认真啦老是在听歌啦之类的时候,总喜欢在最后轻轻的加上一句:“……而且你老往别人班跑干什么?!”搞得我好象是一头离群索居的羊!但是其实我想回答他,哪怕是别人班的老师,也常常比自己班的老师更有风采呢!

    --------

    每次听到齐豫唱《女人与小孩》:“我不知道这个小孩怎样凭空而来~”
    我都想说:“别装蒜了。”

    不过《骆驼,飞鸟,鱼》真好听。那时候还在忍受着大陆的电波干扰收听中广流行网。他们打歌的时候,文案总是做得很好。许茹芸出《如果云知道》的时候,我也不大记得具体说了什么,总之就是一个铿锵的男声说了句话,大概是夸她的嗓音美妙如云雀之类的词,然后最后更铿锵地念出歌名:“如果,云知道!”然后副歌就蹦出来了:“如果云~~知道~~(回音:如果云~知道~),想你的夜慢慢熬~~(想你的夜慢慢熬~)”我坐在那个超大的收音机前面,就真的沸腾了。然后一天两次跑去音像店问《如果云知道》来了没有来了没有。《骆驼,飞鸟,鱼》的时候,大概是说:“别人一年出三张,她是三年出一张!”什么什么的,然后就忽然“风沙吹得我,睁不开眼睛,漆黑里走走停停~”象我这样中了三毛和张爱玲的毒的少年,听到这样的歌,又忍不住惊呼:“哇!好宿命!好苍凉!好想买!”还有熊天平的《心有灵犀》,游鸿明的《孟婆汤》最初都是在中广听到的,现在虽然不觉得是很好的歌,但是一想起来,我好象又看到自己在那些有点冷的下午,坐在新装修的空荡荡的大房间的地板上,面对着墙角的与环境格格不入的老收音机。
    那时没有什么更好的资讯来源,只是老旧的收音机,以及一个更新速度慢半拍的正版磁带店。但我还记得那些听到一首新歌或者知道谁要出新专辑的激动,甚至听到一个音就可以让人心跳加速。现在一切都这么发达,唱片还没发,歌就能下载到,可是一点那样兴奋的感觉都没有了。

  • 烧汤记

    2006-09-03

    我前阵子看到别人日志上讲冬天的时候和爱人呆在家,锅上烧着热腾腾蘑菇炖豆腐,有多幸福。我就脑子里想着蘑菇炖豆腐想了好多天――文火烧着小沙锅,滑溜溜的豆腐和蘑菇在锅里滚着,豆腐有弹性,还会一跳一跳的。
    但是我人懒。肚子不饿的时候不会想着把饭菜预备起来,等到肚子饿得受不了才冲到厨房去,这个时候又没有那么多心思去煮什么花样出来,总是煮点饺子或者炒个蛋炒饭就算了。所以这个蘑菇炖豆腐我拖了一个星期也没有吃成。
    直到昨天感起冒来很不舒服,才对自己说一声:“好!对自己好起来吧!”于是就准备起了豆腐和蘑菇。这两样准备完毕,我觉得它们看起来很寂寞,好象一对都不大爱说话的情侣结合在一起,于是自做主张,从冰箱里拿出了牛筋丸这种劲爆食品来为它们带来激情。然而我觉得一盆汤里没有一点新鲜的肉,就算不得一盆好汤吧,于是拿出猪肉来切了一堆肉丝。就这样一点一点一点的,最后当我拿出一口巨大的锅烧上水的时候,我四周围已经堆满各种汤料,差不多家里存在的能够丢进水里煮的东西都有了。它们是,豆腐,蘑菇,香菇,平菇,猪肉丝,熏肉丝,油豆腐,牛筋丸,香菜,合计9种。我数出了这个数字觉得很高兴,暗中打算到,就以这锅汤来表达我对九大行星的拥戴和支持吧!

    不过最后煮出来,汤的颜色很黑,连豆腐都有点发灰,黑化肥会发灰呢~~~~~加上我这个“任何菜都会做得很咸男”也不免往汤里加了过量的盐和鸡精,所以汤很不象话。
    不过奇怪的是,我昨天晚上10点把这么一大锅汤做出来,今天午饭时分,就已经全部被我吃光了。要知道昨天晚上我对着这锅又黑又咸的玩意的时候,脑子里还在想如果现在我在非洲,就立刻把这锅见不得人的东西分发给可爱的孩子们吃,但是今天吃到最后一口的时候,那种失落和不舍的感觉,别提多强烈了。



  • 冥王星

    2006-08-28

    天王星,海王星,冥王星。

    这三个名词所指代的东西隔着我们无法想象的遥远距离,但是它们从来都是我们连在一起说到的,好象少了任何一个,都不顺口。不过从今以后,人们渐渐的要说“太阳系八大行星”了,人们如果数起太阳系的大行星们,又近及远地数着,数到“……天王星,海王星”就要戈然而止了。刚刚接触天文知识的孩子们,一定在心里OS说:“天王星和海王星名字真配,它们一定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吧!”但是他们不知道,本来,再远一点点,还有一个感觉更神秘更天文而听起来是也这两个星星的兄弟的冥王星。

    这件事令我觉得我们的童年被耍了――连这么大的事情都是假的。如果我是冥王星,一定会觉得,当初我也并没有求你们这些妄想症科学家们把我列入什么九大不九大,你们给我起了个阎王爷般的名字,把我和他们编成九人组合捧红了,如今又要屏弃我……然后干脆一头撞向地球,大家都不要活好了。不过我也是随便说说,象冥王星这种神秘的未知的静悄悄的星球,它在想些什么,当然不是我能猜出来的。几个小小地球上的科学家开了一个会,列了一些条条框框,做了一个新的总结,并不会影响它的存在感和自我价值感,也许它安静地看着这件事,而旁边的海王星偷偷对他说:“其实太阳系的确是八大行星,只不过没有地球,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才发现啊!”

    我相信世界上多少是有一些人,在得知这件事以后,和我一样被某种比冥王星更神秘的失落感击中的。当然,人类永无休止地探索真理纠正错误,这是一个不可怀疑的正确的伟大的方向,不可能为了顾及人民群众的细微的感受而将新的真理搁置。不过我还是很难过,甚至有点生气。我看到这次IAU大会列出的东西说,第一,一颗行星是什么什么,应该满足以下三个条件;第二,一颗矮行星是什么什么,应该满足以下四个条件,等等,最后冥王星是一颗矮行星(而且竟然又叫侏儒行星!)。我本来就觉得条条框框都是狗屎,更何况地球在宇宙中只是沧海一粟,却有万分之零点几地球人跑来给整个宇宙下定义,他们也未免过于自信了!冥王星的发现者已经逝世,他的遗孀就这件事提出了抗议,这个抗议,我们知道,就好象我们平时常常听说的一些抗议一样不会起到什么作用,不过这个抗议太美好了!我是多么想让她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我们不少人和她一样,会永远觉得太阳系有九大行星,冥王星是最后一个。
    说起来,我又要扯一个不相干的事。那天我去了一个老太太和两个女儿家,她们人都很好,我听见她们在说意大利语。女儿们后来去上班了,老太太和我聊天,我说到了我爱意大利足球,她很高兴。说她丈夫也是,然后说她丈夫几个月前死了。我听到这种话,连最基本的“Im sorry”都说不出来,就有点呆掉。她后来领着我看柜子上他丈夫的照片,说这个是去年才照的,这个是他年轻的时候,他如何喜欢一切的运动,可以永远坐在电视机前面看球。然后她拿起一个相框,沉默地吻了一下,说:“I miss him so much.”我走的时候,她对我说:“Good luck!”还说要好好学习噢。和她聊天的这段时间,一直使我觉得世界很美好。

    小y也是深爱冥王星的人。今天我问了小y,为什么你这么喜欢冥王星。她说,因为他很遥远,很小,很安静,是深蓝色的,是她喜欢的那种男人的样子。我觉得冥王星虽然未见得care人类对他说三道四,不过得到这种评语,多少是可以高兴一下。不过,要不是这个评语里有“很小”这个形容词,我一定会立刻附和说:“对!也是我喜欢的那种男人的样子!”








  • 拍完这一组照片,我自己都……潮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