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天我去Justin家集合打曲袍球,出门到路口看到一辆面包车的空出租车在等红绿灯。通常是不大愿坐面包车的,好像位子太高怪怪的。但是澳洲出租车没有上海那么好打,而且碰到不拒载的就算很走运了,碰到不放宝来坞舞曲不散发咖喱臭味司机不全程打电话的就更是上辈子烧了高香,更何况我还赶时间——虽然说打曲袍球的那些人一天天都迟到迟得跟什么似的。总之我没有挑三拣四就走过去敲敲车窗户。司机是一个憨憨愣愣的澳洲胖老人,一脸胡茬子,戴一副厚眼镜。车子停在红灯前,他自己大概在数钱。我刚一碰到窗户,他被我吓得一激凌,人从座位上活生生地跳了起来——这么一被惊吓,他看起来感觉就更呆了。但是他强押忍住普通扑通扑通乱跳的小心肝,立刻示意让我上车。

    司机开始日常的问候以及询问我要去的地方。司机的语气听得出来非常殷切诚恳,但是脸部表情好少,果然是非常老实的人。无论我回答什么,他都要说好好好好好好。大概还有些健忘,“How's your evening going“这个问题他连续问了两次.......我也没有点破他,就人很好的换个方式,再答一次。虽然我平时不爱和出租车司机聊天而他一直在丢话出来,但是都是些礼貌的空泛的填补时间空白的social的话,所以我也乐得和他淡淡交谈。不像有些人,第一次见面就很爱问一些私人的事情,从哪里来啊,有没有女朋友啊,房租多少钱啊,上班在哪里啊,名片给我一张呗什么的,有时候我真的会认真地说我不想聊天。而且我人生碰到的问我“怎么减肚子”的出租车司机应该两只手都数不过来,我现在一律回答:“我没胖过我不知道不好意思哦。”

    路程很短。到了付完钱,他又开始反反复复地说谢谢谢谢谢谢和Enjoy your night,实在是说了太多次,气氛变得很好笑。我拿好东西说完谢谢就下车了。

    今天天气好,去喝了两杯。在路边打车。远见开来一辆面包车,因为市中心空车不少,我就把头撇过去没有要搭它的意思。结果车还真的就在我面前停了下来,我只好硬着头皮准备上车。司机摇下窗说:“价钱和其他车是一样的哦!”可真懊恼啊!忽然变得好像我刚才是因为怕他比较贵才不打算乘坐他的车一样!心里大翻白眼,一时也不知道回什么话,抬头一看,才发现竟然是上次那个憨大爷!!我也没有害怕再次开启他的话匣子(他的话匣子大概有一个集装箱那么大,而且从不上锁),说:“我前不久才搭过你的车哎!”说完才知道我实在是太难为他一个憨厚的老人家了,因为他透过眼镜看了看我,支支吾吾地说:“噢,是吗,是啊,是的,我....记得....你....搭过....“明明不记得也要配合我演这一出重逢的戏码。这还不算,他还补说:”你住在靠近XXX路吧。"明明就不是的,我想你也把自己逼太紧,立刻给他解围说:“你一天载上百号人,不记得也没什么啦." 他说:”呵呵是啊是啊。“

    但是他很高兴我记得他,问了我的名字,他自己叫Joe。说的话也比上次放松很多。他说好奇怪今天天气这么好但是生意这么清淡可能毕竟是星期二吧但是星期二平时也不太差的云云。 忽然又说把我的电话号码给你吧,以后要用车就打来我来接,远近都无所谓。周末在外面叫不到车的时候有认识的司机还真的是会很有用,于是我把手机拿出来,他报号码我就记了下来,他报完号码还自己说"Taxi Joe“,好像生怕不知道我要怎么记录他。拜托我最会给人名加后缀了好吗!名字后面可以接国籍啊,身高啊,爱好啊,夜店名字啊,居住区域啊,尺寸啊什么的。

    后来我想想他这么好,就再来挑战他看看,告诉他上次我上车的地方和下车的地方,还说上车时吓了他一跳,结果他这次真的想起来了。更高兴了,又握了一次手。这之后就更放松了,说你要用车就打来,只要我出车就来载你,远近都没关系,有个照应嘛。他还说有个信得过的司机最好啦,我不像其他那些monkeys(他的原话,指的是占出粗车司机界大部分的印度人),那些人啊真是一塌糊涂,把我们整个行业的口碑都搞砸啦,乌烟瘴气。我也无法更认同,我说是啊是啊平时真是难得不和他们吵。

    到家门口后,他还说:“房子很漂亮啊,这条街也不错,你以后要帮忙就打给我吧,如果是平时要买牛奶啤酒香烟这些也可以打给我,我带过来。”我都快哭了。计价器显示¥11.6,他还说10块就好啦,我说怎么可能啊,付了全价加一点小费。他车子从前面巷口转弯开出去的时候还大声说:“ See ya Raphael!" 我还蛮尴尬的,因为很晚不知道有没有吓到邻居什么的。

    这就是我连续遇到的憨厚的出租车司机Joe。有些人听我描述,大概会觉得他怪怪的,那我就请你放下心防,来亲自见一见他,坐一坐他的车,反正我有他的电话。

  • S从来不说甜言蜜语,也不搞小惊喜小感性那一套。但是模糊感觉到我们越走越近,这样真特别呀。

    周五说好周六他带我去吃早饭。周六的上午早在八点AM这么早的时刻,他就发短信来说:"Wakey wakey!" 他一刻钟后来接我去吃早饭。我的胃大概每天10点半开门吧——有时候可以一直营业到凌晨四五点,但是早上六点到十点是一定要打烊的;而且我本人中午十二点以前是丑的,“朋友都说我夜里比较美”。所以虽然是甜蜜的事情,我也是不免觉得在周六早上这样不人不鬼地爬起来去吃饭,我也是付出了很多!

    去到在我常去的地段而且明明色彩很鲜艳亮丽但是我完全没有发现过的一家Cafe——以至于我怀疑S是白娘子变的,特别用法术临时变出这样的Cafe来供我们享用。Cafe很美,虽然很早但是已经很满了,我们坐在角落。我十点半要去看房子因为准备搬家。从Cafe走出来,S说这边有很多不错的店,可惜你有事,不然可以逛一下。我说这边有Mag Nation,他说对对对我想的就是去Mag Nation。

    他又用小绵羊载我去了一两个地方看房子,直到我和我未来的housemate Greg碰头。Greg第一次见到他,问我们怎么认识的,S说还不是马路上随机碰到的。之后他就叮嘱了一些看房子和申请房子要注意的事项,他说等下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在家帮你查查的你就打电话来,搞得Greg说这个人也太好了吧——我想说S算你心机重!

    看房子累死人,中途他打来问我看得怎么样,我说好想叫妈妈帮我搞定一切啊。两点多回到家,我打给他问他在干嘛,他说他要去South Melbourne买菜然后今天晚上去带给他乡下的奶奶,明天再回来(又大加分)。我说,不管不管不管 我也要去菜市场,他说好半小时后见。我一到菜市场就飞上飞下,什么都想买。买了很多新鲜水果,很多鸡翅膀(一定要翅中哟),还买了一大包贻贝。他看我买 贻贝,问我怎么烧,我说用白葡萄酒,他说要用苹果酒比较好吃,我说会吗,葡萄酒比较香吧——然后他就摆出那种“你不懂”的表情,很烦。我说反正我自己吃,他说:”其实我也不知道今天晚上要不要去看奶奶,不去的话我要来你家吃。“我就乐开了花,仿佛变成了那种”要求自己的男人为了自己而和他的家人划清界限“的贱货......把我和菜送到家,他就先回家了。五点半果然打电话来说:“奶奶说让我今天不要跑了,因为晚上有暴风雨......所以我就来吃饭咯。“理由也太烂得太可爱了啊!我看是他打电话告诉奶奶他不去了因为有暴风雨吧!

    结果我就烧了红烧鸡翼,很杂碎地把茄子豆腐蒜苗和鸡肉烧在一起,炒了蒜泥空心菜,另外委屈求全地用苹果酒来烧 贻贝;他来的时候我 贻贝正烧到一半,他看一看说要西红柿啊,于是他自己切了一个丢下去。烧出来还蛮好吃的,但是还是比不上白葡萄酒烧的。他结果很爱吃茄子豆腐鸡肉那个。我们一边看电视里的关于隧道建设的纪录片一边吃了很多。

    吃完了也很本分,互相靠着继续看电视,外面一直在下雨,时大时小。我晚上要去唱K。9点多朋友打电话来说在来接我的路上。我对S说好了我要去洗澡了,一会就要走了。他想必是看着没时间了,于是把自己的衣服也脱掉了。


    至于生日之旅,只有下次再写了!

  • 第二次 - [不太散的文]

    2011-11-17

    今天我早上起来,花了太多时间在衣服上面,以至于上班都迟到了。因为真的很难搭啊,因为一方面好像不方便走平时的爱露风,另一方面也都不是很确定晚上的行程到底是什么。但是天气又明明很热,好像不露才不正常啊——但是墨尔本的晚上总是凉凉的啊,等下穿太少又要冷得想尿尿。总之心里无数个不同的我在对自己喊话。不过最后穿的安全中泄露小性感。

    一整天还蛮好的,没有紧张的情绪,也没有等不及的着急。因为约在八点,所以我不急不徐地健了身洗了澡梳了妆打了扮。两个人各自在相邻的路口等,打电话才找到。我走过去,他还在Scooter上,头盔也没有拿下来。见面竟然又......和第一次一样握了手,不过他戴着头盔的话,亲亲抱抱也尴尬吧。坐到他的后座我们去找餐厅。第一家太满了没有订位,于是走到一家他很熟的意大利餐厅,虽然也满,但是老板说可以很快想办法腾出位子。我们就先坐在吧旁边喝啤酒。他提到明天早上五点半就要起床,我没说什么,他说但是用不着很早回家啦。

    然后他就讲起了......他昨天晚上发疯的事情。就......不知道做了什么梦,他就猛捶了衣橱一下,又捶了墙一下,还把文件包里面的东西全部倒了出来,还大叫。楼下的室友跑上来,发现他有点神志不清,和他说话也没有用,把一堆大毛巾扔在他头上,他才醒过来。上次见面的时候,他说他只说英语和意大利语。这次他说他昨天晚上发疯的时候说了.......德语!!!!!!!你说吓人不吓人啊!!!!是演《大法师》还是怎样?! 第二次约会就告诉我这种东西好吗??我就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就故作惊慌,佯装要走,化解了这个小尴尬。

    吃了pasta。继续聊一些有的没的——他昨天的一个新工作的面试啦,童年啦,老板的前女友啦,小时候的噩梦啦,上一次的旅行啦。新工作呢,他已经从一百多个application里冲到了最后两个人选。提到旅行他忽然说:“我很久没有旅行了。我决定这次如果得到这个工作,我们一起去周边的什么国家玩一个星期好不好。如果我得到这个工作,那我出钱。“你知道,我就,A,对这种提议始终半信半疑;B, 从来没有想要过吃别人的生活,和前男友去泰国也是AA的。但是Steven说的这么随意而诚恳,让我怎能按捺心中喜悦之情。我们就讨论起几个可行方案来,巴厘啦,斐济啦之类的。

    Pasta我没吃完。他说一定要点这里的schnitzel来吃——我内心真的很不爱吃schnitzel,不管哪里做的,都很像快餐店的隔夜食物。不过我有奋力吃完我那份。

    转移到了rooftop bar,又各喝了两大杯啤酒。喝完酒就聊得更开,更多对对方的调侃。他去买酒的时候我拿出了手机发微博。我用的是手写输入,他回来的时候看到,觉得很神奇,让我发条中文短信给他。我就写了“所以现在是要再喝一杯,还是赶快回家呢?”发给他。他看着我写,还很兴奋,说:" ahhh a question mark! What question do I get?" 结果他就用的是blackberry(大减分),不显示中文!全是黑色方块。然后他就提出了“那你发到我信箱看能不能显示”这样愚蠢的建议,不过我也盲目地照做了,自然还是不显示。他说,那我明天从电脑里看然后找人给我翻译。我说这个问题会expire,明天就不用了哦。他有点懊恼。

    然后就回了我家。坐在阳台上分别喝了很多凉水。解释了我家周围的环境和商铺。然后回到房间躺在床上看这边窗外的景况。然后就你知道,演床戏啦,洗澡啦,回到床上继续调侃啦。两点半的时候我送他下楼回家去了。

    下一翅的腰会,就在星期六的晚上——内容是他买酒来我家,而我,来烧一只兔子。

     

  • 补遗 - [不太散的文]

    2011-11-16

    1. 健身前喝的Pre exercise drink非常利尿。所以晚饭时我已经跑了两次厕所。当时彼此都还矜持一些,他也没说什么。转移到酒吧之后,加上喝的是cider,更是一发不可收拾,又跑了两次。他终于开玩笑说what's wrong with you,我只好比比中指。临走前,我又想再去一次,就借口说健身的短裤太冷,我拿出包里的(稍微长一点的)另一条短裤说,我去把裤子换一下哦。他定一定,看着我说:“又要尿了哦。”

    2. 他很适合去主持娱乐节目,因为很爱填空,见不得一秒的安静。他说事情的ending都有点怪怪的,常常戈然而止,我有时候反应不上来要接话,他就自己说It's good, It's good.

    3. 关于明天打桌球的事。桌球真是man又融合娘的活动。一方面要假装自己是不读书的坏的(直)青年,一方面打得时候又可以尽情地翘兰花指哟!

     

  • 我觉得,在各种文体中,寻人启事最可令人伤心的了,比讣告还要令人伤心。

    讣告可以宣告思念和悲伤,寻人启事实在是太强装坚强了。张贴寻人启事的原因固然是失去了亲人,但是遣词造句的方法却是硬要以一种“会找到的"乐观心态。如果是亲人死去了,那么在葬礼上可以大肆宣泄情感,发言人可以声情并茂地讲出死者生前的故事,可以讲到死者在三岁的时候就学会了骑车,可以讲到伴随死者一生的不为人知的有趣爱好,可以讲到和他一起去南美洲旅行的故事,可以讲到死者虽然顽固呆板却不时给予别人灵感——而压在心头的思念,有一部分则可以随着这些叙述而宣泄出去了。而寻人启事则要冷静而压抑。要清晰客观地描述丢失的人,一定要提到年龄和身高,要描述样貌特征,头发长短,眼睛颜色和体态,甚至还要用力想起来最后穿了什么衣服裤子和鞋子——即使这是六周前的事而丢失的人有一切可能更换服装。在寻人启事上描述这一切的过程,都是一次残忍的压抑的不被表现的怀念。真是太可怜了。

    我希望与所有的寻人启事,都只是一则一则的恶作剧。

  • 众所周知(自从天马行空地幻想自己很红以后,就很爱用“众所周知”开头),我的博客内容林林总总五花八门,但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分门别类,它的主要表现形式有三种,一种是大家喜闻乐见的絮絮叨叨心情札记,一种是大家......喜闻乐见的擦边球裸 照,还有一种就是推荐各种歌曲。真可谓是......事不过三,时不再来!

    但是无独有偶,“默默无闻”“克己奉公”在我的词典里早就杳无音讯驾鹤西去了。作为华语流行乐界的活百科全书,我也是司空见惯几次三番地对周遭的人进行着恬不知耻的予取予求的!精挑细选几首出来让芸芸众生可以顺手牵羊一番也算是一种积德行善吧!

    一. 来自 饭饭

    1. 范宗沛 《摆渡人之歌》

    想你千里迢迢真是难得到,我把那一杯水酒表慰情。
    与你是一别无料到有两载外,害得我么望穿双眼遥无音。

    苏州评弹,水流潺潺,再加上一点流行元素。我看到的是河流穿过江南古庄,青色炊烟四起又渐渐散去的傍晚,生活恬静的农家刚刚用过晚饭,船家也把长蒿放下,把吱吱呀呀的乌篷船靠了岸——里面的苏州评弹,则分明是桥那头的亭子里传出来的。你看见了什么?

    2. 林强 《查某人》

    连台语歌她都可以推荐出气质出众的。曲是安静诉说的,词是极其口语化的,林强的声音老实到几乎要听不见,却造就一首这么朴素诚恳让人......听了很放心的歌。觉得好吧,这一生,也可以托付给唱歌的这个人吧。

    而台语这么反复低吟着”查某人的味",听着莫名其妙心疼起来——让人忍不住说“哎那个查某人,你就和他在一起呗!”而国语歌要是唱着“女人味,女人味,女人味”,则简直有一种俗不可耐的求欢感啊!

    二. 来自 白白

    张国荣 《洁身自爱》

    你好我好,你改我改,请勿忘记,软弱只会惹人感慨。

    那年大概是提到了陈晓娟写的歌,好像说她写的 ,普通的很普通, 好的就真的很好。白白就提到了这首。

    好多你,我,你们,我们。初听好像跌入由一千面镜子组成的迷宫。第一句“愿你们这场爱能避免麻烦,愿你在最后也能踏上雪山”,还以为是三角恋的悲壮让步歌曲。但是其实却是以过来人的姿态在劝慰。这种劝慰想来该是冷静的,看透的和怜悯的,但是他自己分明也陷在了什么地方。

    三. 04年的一名......网友

    黄绮珊 《只有你》

    我连他叫什么都不记得了,因为博客认识,只见过一两次。长得一副不管不顾的死小孩的模样,我自以为听了很多歌,结果完全被他打败。除了这首,他甚至还推荐过王雪娥的《傻瓜就是我》。聊到周华健的时候,他说:“除了《明天我要嫁给你》,他也没写过什么好歌。”听得当年的我五体投地,现在想想,也是一点没错。

    《只有你》这首歌,你知道,毕竟是大陆流行歌曲。歌词里就有.....“ 我恨午夜梦醒,心儿飞了泪流如雨”“心似易碎的玻璃,情是天堂的阶梯”这样的歌词。噢!还有“无怨无悔奉上衷心,和美丽诱人身体”。现在看起来,作词的就跟冷笑话本人似的。但是整首歌听下来,总是让人大呼畅快!各种花腔和技巧。一定要听到最后才决定喜欢不喜欢哦亲。

     

  • 歌曲一旦走了异域风情,倒不见得一定会很好听——但是一好听起来就不容易让人听腻。我觉得简单来说,走异域风情的歌曲着重于比较不具体的意象和整体的氛围刻画(当然有时候也是会落入词藻堆砌华而不实的巢臼),而不大会侧重在主人公对自己内心苦楚的具体的抱怨和倾吐——而这正是大部分流行歌曲的路线。而比起具体的伤春悲秋失恋或受缚,成功的整体的氛围描绘,更容易让听者有身临其境感。

    1. 何去何从之阿飞正传——张国荣

    说到南洋风,最浓烈的当属《梭罗河》了。每每听到都觉得自己在日落时的爪哇岛上的雨林中泛舟,或者午后无事时在林子中的木屋里无目的地走来走去,地板吱吱作响。但是《梭罗河》本就是印尼民歌的翻唱,不作数。

    第一次听《何去何从之阿飞正传》的时候不是在看电影。是买了哥哥那张电影歌曲的精选辑,这首歌放在最后。我不太记得第一次听的印象,只记得探戈的节奏摇来顿去,又缠绵又决断,收放自如好爽快。不久后看了《阿飞正传》加深了印象。以后每每听到,都想换上七零年代风的印花衬衫,把头发往后梳,当一个内心敏感惶惑的小流氓。

    2. 野风——林忆莲

    我至今也没看过《新龙门客栈》。但是一点也不妨碍我把自己置身西域大漠,周围有悬崖,落日,背影,吹起的衣角,手中的长箫,或者.........纱巾(不好意思哦)。林忆莲唱得实在是太好了。好像越是难唱得歌她越是唱得自如。《枯荣》就是新例子。

    哎哟不想写了。写一半也发出来。

     

  • 微博上随手拍抢救复古旧卡带把回忆搅了个底朝天。有人拍了他一整箱磁带的照片,我一眼就认出了这张EMI合辑。唯我独尊。这里面的歌我至今都在听啊。最之前也听王菲的《天空》《爱与痛的边缘》,但没有特别的爱。这张合辑出完,王菲也加入EMI百代,出了同名专辑,销量和业内口碑都非常一般,但是传唱下来的歌很多,《你快乐所以我快乐》《我也不想这样》《闷》这些歌在当时,套用一句老土的话说,就是rock my world啊(用英语说增加洋气度)。我们当时还说,之所以专辑没有名字,就是因为每首都超好听,选不出主打歌吧。那时候就对EMI爱得不得了。

    买《唯我独尊》的时候听得歌手还是不多,那时候很爱张学友,刚刚喜欢张信哲。其他同学,很多听刘德华,Beyond。之所以会买这张合辑我现在也不知道为什么。里面除了张信哲和巫启贤我听,张宇当时就已经烂大街,其他人我真的不熟。究其原因,怕是难得有钱买磁带,买专辑怕买到烂的,合辑买来保险吧。

    我记得是一个夏天的晚饭后买的,爸妈都出去了, 我一个人买来在客厅里听,灯也没有开,天色很暗。

    巫启贤我当时听过《太傻》和其他一些较老的歌。还从《中外电视》上看到过他的绯闻,他甩了一个女友之类的。听完《爱那么重》就真的喜欢他了。强烈的宿命感贯穿始终,鼓点沉重,偶尔消失;配合贝斯敲呀敲。“情在深也不能改变些什么,情再浓也不能解开这爱的枷锁"——也是从这首歌开始爱上所有歌B段副歌之间的Bridge。翌年春节领了压岁钱,买了几盘磁带,其中就有巫启贤在EMI的精选集《巫启贤的傻情歌》(后来还买了CD),非常好听。有听一次眼红一次的父爱台语歌《叫阮的名》,清新洒脱的民谣《路弯弯》,灰暗哀伤的《我感觉不到你》。最喜欢他的歌,还是《爱那么重》。

    黄莺莺的《回心转意》是张宇写的,也和张宇的歌一样的商业好记。黄莺莺的声音没有很对我的路,但这首歌很好听,但始终觉得这首歌给年轻一些的女声唱比较好。后来去买了她的《春光》。《春光》就太高级太性感太适合她的身份历练了,更有绕口令一般把人心都揪住的bridge部分。提到张宇,合辑里收了他两首歌,那时候好大牌,可是他的声音明明就好像在深喉,随时随地要吐出来的样子啊。

    彭羚声线在当时数一数二。合辑里收录了《随爱而飞》。我有一阵子去钱柜必唱,后来发现还都不用唱,歌名一出娘味就爆棚了,就放弃了。彭羚的国语歌唱得很好,不大听得出港味。后来看到她出《一枝花》,专辑封面设计美得让人爱不释手,立刻买了。歌词都好林夕。再后来,听到《夜风铃》,就把她奉为女神了。

    那时候金城武还是个小子。不像后来一阵子成了用来定义“帅”的人。没有演过什么出色的角色,唱歌更不是擅长。但是《标准情人》很好听。听偶像派唱歌嘛,就不要管深度技巧水平,是听甜蜜的感觉,好像自己真的在谈恋爱一样。还有一首《多苦都愿意》,听起来更是暖得像在喝一杯热咖啡。

    吴倩莲是随便就让人喜欢的样子,without trying。唱起歌来有点怪怪的,但是声线很低很沉,配合技巧上的不足反而让她更有一种无比诚恳的感觉,再加上《天若有情》里的既定形象,她随便唱唱我就很满足很感动了。收录的是《爱上一个人》,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她更早的粤语歌好听,《失恋的女人》《心乱如麻》《爱得干脆》,还有《天下浪子不独你一人》。我始终记得她还上了一次《综艺大观》,不是《正大综艺》哦,是倪萍主持的,周六晚八点的节目吧,她唱了《因为爱所以等待》,电视上看到港台歌手不容易,我拿录像机录下来听了很多次。

    童欣我不知道是不是一片歌手。好像00年代中后期她又出过新歌。当时完全不知道她是谁。收的《背负你的爱》我一听前面A段整个是以娇滴滴的读白的形式出来的,我就恼火,想说这捣的是什么糨糊,诗朗诵呢?!就不听,放到这首歌不是快进就是翻面。过去很久了,大概是后面我重新买这张合辑的CD的时候,过去该有六七年。我才忽然发现这首歌的美好。温柔却一点没有女歌手的哀怨气,唱得是甜蜜的思念和commitment却一点不让人发腻。其实是合辑里的最大亮点。

    磁带上写着“精挑最细选 情歌最经典”。港台专辑文案的常用风格。后来有一个新的XX牌香烟进入市场,在报纸上征集广告词。我的朋友晓春直接把这句抄给他们了“精挑最细选 XX最经典”。还被选进前十名,得了五十块钱。

     

  • 墨尔本的天气啊,号称舒适宜人。尤其是当下的秋天,呼吸都比平时要深。树叶也纷纷变红,随便一个城中小公园都美得好象挂历。虽然我个人特别偏爱热乎乎的夏天,但是在这样的秋天,穿着薄薄的外套走在马路上,明明没有风脸上却总是觉得凉习习,Ipod里最好播到Jason Mraz的《Make it mine》这样的歌。朋友约我去任何地方我都愿意前往,如果要迟到而不得不小跑几十米,额头也不会沁出汗珠。睡觉的时候盖不盖被子都无所谓,觉得冷就把手脚都搭在他身上,热了就自己翻到床的边沿,离他远一点。

    不过直到有一天我很早就要出门,差不多早上五点半吧。到处都是浓雾,我还多少因此有点兴奋。过了大概十分钟我才觉得很不妙。因为冷。冷也分很多种。比如说严冬里,头天晚上天气预报员表情严峻地说明天冷锋过境,强风七八级,气温会降到零下十度。那么你钻进有两层厚被子的被窝,暖暖地睡上一觉,早上额外地多穿了毛衣和厚外套,帽子围巾手套一个都不能少,早餐也特别吃了最暖身的,再走出门,还是冷得牙齿打颤,一路走到地铁站都在想不如就今天辞职立刻回去被窝里。然而其实看看周围的人都在和严寒对抗,你再把领子拉拉紧,加快步伐,也就不那么冷了。

    而我那天可不一样。只穿了单薄的衬衣。一路上也不见行人。雾大的可以看见小水珠漂浮在空气中。我嘴唇和下巴开始麻痹,眉毛上都感觉结了冰。只想着为什么会这么冷为什么要这么冷。

    几小时后,浓雾散去。风停下来,阳光越来越明媚,一切都正常起来。碰到不太熟的人,还会对我说:“What a lovely day!” 我只觉得一肚子的怨气吐不出。只想掐住他的脖子说:“你再说一次试看看!”

  • 这一次的恋爱又紧锣密鼓的展开了。不过还真是很紧张呀。因为我和Trent认识也有……早在我和Jarrod在一起的时候就认识了。他是dancer,也是我同事的室友。我的同事啊很贱,不过现在我可以说她终于做了一件好事。他仅仅20岁。啊年轻的肉体,我已经到了老牛吃嫩草的地步。这是我人生第一次和比我小的在一起吧!这一次的起承转合很特别。刚开始就好象old couple,对对方极尽挖苦之能事,一有机会就要嘲笑对方,什么东西都可以嘲笑。说什么话都要分外小心,否则就会被逮住机会讽刺一番。现在才渐渐走上和谐大道。不过我还满享受互相挖苦的。小细节可以以后分享。今天我可没有时间,我要打包,明天早上就飞去Byron Bay和Gold Coast度假一番,不过不是和Trent,是和好朋友Kale.

  • a fortnight - [不太散的文]

    2009-04-21

    和Cirque Du Soleil的一个舞台管理Peter在一起呆了两周——因为他仅仅在我市逗留两周——所有他们的人都要跟着Dralion这场演出呆上三个月,仅仅他一个人,两周就要去蒙特利尔,所以我也不知道自己中的这是什么彩。Anyway,这两周来真是色彩斑斓落英缤纷。正如罗马古老谚语所说,预知限期的恋爱格外浪漫。有的关系到了后来,会让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有些关系却从第一天就开始到计时,真是让人恨不得挂上一副写着“惜缘”的字画在墙头哟!

    先是去过了他们第一场表演后的Party,我是不知道Party走的是什么风,只好保险起见,衬衣领带配皮衣出席。想说这样冷热酸甜老少咸宜。结果到了发现大家虽然没有很正式,但是Peter竟然穿了燕尾服,口袋里还配了羽毛,真是后悔没有穿tuxedo来。过了两三天,Peter把我弄去看了Dralion。就,杂技表演竟然也可以这么好看。我就鸡皮疙瘩乱喷,还配合尖叫。上半场结束时,眼眶也湿了!不过我觉得有可能是很多演员都是中国人的原因。外加高空秋千那边,男的把女的抛在空中,女的疯狂团身翻腾向外翻腾向内翻腾,结果没有被男的接住,掉了下来。然后又上去默默继续演出。看杂技就是要看这种,谁要看接得住的啊!看完了,Peter来把我带到了后台,我看到了有一长排位置的化妆室,觉得很厉害,很想自己也找个位置坐下来,边把京剧脸谱画在脸上,边唱《小丑》。

    后来一天一天过去,两周限期就到了。两周这么短,好象一张专辑都来不及听完,一场雪也来不及融化,一杯热茶也来不及变凉;但是这么大的城市里,却已经到处留下了影子。

    今天在没有人的健身房自拍了。

  • 有很多菜,我以前暗暗对着墙壁和自己的心发誓这一辈子也不要吃它们,但是现在对变得餐餐吃也很开心。比如芹菜,我以前觉得这根本就是恶趣味蔬菜。嚼又嚼不烂,并且带有令人不悦的类中药气味,如果拿来炒肉类,简直活生生把那些更珍贵的肉给毁了。现在我就很爱吃,而且通常小芹菜不太容易买到,到处都是西芹,我还觉得西芹的气味太隔靴搔痒,不够凶猛!其次就是木耳,以前家里年夜饭里一定少不了炒米粉,这可是江西人的最爱,早饭都是吃米粉;但是家里炒的时候总是加木耳进去,我都要小心翼翼把木耳挑到一边。因为木耳可是完全没有令人喜爱的地方啊——我觉得第一个想到“木耳”这个名字的人,一定自以为很俏皮很有想象力,孰不知我听到“木耳”只会想到长满耳朵的烂木头怪兽。木耳作为菌类寄生在木头上,本身是黑色,味觉上好象软绵绵,就象一滩浓鼻涕;咬下去却好象又嚼不烂,好象一堆塑料。还有生姜,生姜根本就是儿童的天敌吧,小时候看到妈妈吃生姜我就想离家出走。不过现在,对生姜的香味和微微辣味我可是上了瘾。还有海带,胡萝卜,以及猪肝猪心猪腰猪大肠鸡心鸭肫羊腰子这一类形形色色的内脏,我对它们的感情都在岁月的沉淀中发生了奇妙的变化。说起来,那些普通肉的名字艰深晦涩,五花肉,里脊肉,梅头肉,也不知道是在吃些什么东西,味觉上也是老实巴交千年不变;内脏的名字则形象易懂,让人真实明确地感觉到自己是在吃一只动物。

    说了这么多啊,让我来升华一下。食物方面啊,一直喜欢吃的东西我还在忠心地喜欢着;不喜欢吃的东西也争先恐后以各种方式获得了我的芳心。而那些不喜欢的人,看来看去也还是不喜欢;那些明明很喜欢的人,经过时间的洗礼却也变得没那么喜欢了。一个一个人,难道还比不过一条猪大肠吗?!

    人和食物在这方面换一换就好了。

  • 我摔跤啦 - [不太散的文]

    2009-02-10

    三更半夜骑车去附近的7-11买衣物柔软剂。眼看就要到达,我斜穿马路,自行车的轮子却嵌进了电车的小小轨道里,还来不及哼一声,连人带车就趴在了地上。半个自行车还在我跨下。还真是很久没这样摔跤了。我平时经常都会想,为什么小时候摔跤是家常便饭,长大了就几年才摔一次。以前真是在家里随便走走也能摔,旧痂还没脱落,新疤又印了上来。象这种自行车轮子嵌进轨道里的摔法,以前在国内也是经历过的,那时是嵌进了马路上水泥格子中间的小间隔。刚摔完的时候,心里阴影很大,再骑车,就离那些小间隔小沟沟远远的。但是时间久了也就忘了,渐渐也敢骑到附近去,还甚至故意快速横穿那些小间隔。默默地觉得也不是那么容易就摔的,要很倒霉才会摔吧。所以刚才摔的时候,我从端坐在自行车上到趴在地上的时间只有大概0.2秒,但是脑中就想了以上的那些心路历程,并且还想:“果然还是摔了啊!”想完这些呢,再看看有没有被谁看到。还好当时没有行人。过了会我发现膝盖在流血,还满大一片红的,我可是很勇敢,一点都没有在怕痛,只是在担惊受怕,不知道日后会不会留疤。不过想一想,从小到大,膝盖不知道要摔烂多少次,现在也没有疤,只不过膝盖比腿的其他部位要黑一点,但是大家都是这样的呀,就不担心了。

    生气的是7-11售卖各种各样适合不同洗衣机携带不同香型容量大小不一的洗衣粉洗衣剂,就是没有衣物柔软剂,连那种很便宜很难闻的都没有。我只好原路返回,一路远远地避开电车轨道。除了一个破膝盖,什么也没有带回来。

  • 高温 - [不太散的文]

    2009-01-29

    本来呀还在说今年夏天过了一半都还不热,真是急死人,结果就给我来个连续三天过四十度。今天的官方气温是高达我闻所未闻的43度之多。43度诶!又不是沙特阿拉伯!而且以前在国内,夏天的天气预报最高也只报到39度,因为好象是有什么规定说到了40度就要停课停工之类的。所以每次一报39度,我爸就会说“肯定有40多度”,或者会说“太阳底下一定有四五十度”。所以我觉得这里其实有快五十度吧!而且我一出门啊,并不用走进太阳下,眼睛就会很痛睁不开,因为空气太热了,很象蒸笼里的空气,街上的人又多,大家都很象蒸笼里的包子。

    明天还是43度——实际上一定有快50度吧,每次想到高气温,真是忍不住要自动进行加法。我想去做点什么,做一点普通气温下做不了的事情,不知道这些事情包括什么,哎。

     

  • 今天我和jarrod一起骑车去了宜家--是的这里也有宜家。谈恋爱嘛,还不就是一起去去餐厅酒吧电影院动物园和宜家(妈的我现在用他的英文电脑写日记,打中文麻烦得要死,要用网上的某种输入界面,而且选也选不了字,每次打宜家都要先打"适宜"再把"适"删掉,再打家--又多打了几次!)。虽然刚刚在一起不久,但是正好我想换地方住,他的室友又要搬去和他爱情长跑三年的男友一起住,所以"我和他搬到一起来住"这个议题最近被搬上了桌面,所以逛宜家是一定要的。但是今天非常寒冷。中午出门的时候竟然只有九度!居然!九度!这可是supposed to be夏天的时节!我们骑在湿答答的马路上,后胎把欢乐的小水珠一颗颗地贱到我们背上,心情别提有多。。。特别了。我们在半路上停下来吃brunch,外面竟然还下了十分钟的大冰雹。

    Anyway,  我们度过了繁忙的一天,在宜家买了很多方便搬运的东西,下次我们可是专门要去买一套高贵华丽的桌椅回来!我还在其他的地方买了很美的可以配合我"有钱贵族度假风"的夏天用的围今。然后还去了一个朋友家帮了他一点小忙,我们是乐于助人的买汰烧居家深喉美少年情侣档。之后一起吃了饭就准备骑车回家。

    结果正要出发的时候,冷冷雨哦~哦~就又开始下了起来,我就使用金发蠢女人的腔调半开玩笑地说"哎呀我可不能淋湿,避一避再走。"当然我也并没有停下来。而Jarrod啊,也不知道是在扮man还是干嘛,就说"Let's just do it."后来还说:"再大的雨我也骑过。"差不多过了20秒,雨就大到了无以复加令人发指摧枯拉朽颠倒众生的地步。在我停下来找地方躲之前我就已经完全湿透!要知道牛仔裤粘在腿上有多恶心啊!简直是全世界最恶心的事情第二名!第一名我先省着以后用!还有我价值连城易庄易谐名家设计的皮衣也湿掉了。到这个时候,我满心都是怒火,怒火又不能对天发,顺理成章地就迁怒到他身上。我一心想着"我说先躲雨你偏不听,就那几分钟而已,为什么一定要把自己弄成落汤非洲鸡(我可是晒到脱了皮最近)"。虽然这么想的时候,理智的阿布也跳出来想说"这样怪罪对他可不公平""你自己当时也没有真心想躲雨",但是愤怒的阿布骑车骑很快,理智的阿布完全没有追上他。我就有时候红灯也不停,狂骑不止,起初他还能跟上,后来我实在乱违反交通规则,到前面拐个弯就跑掉了。--说起来,"拐个弯就跑掉了"简直是我的口头禅之一!不管被谁追,只要有弯可以拐就一定可以跑掉。电影里的人身中数十弹,捂住伤口颤抖地跑掉前面拐个弯都经常可以跑掉的。

    最后我就也不管他,自己骑回他家--明明生气了还要去他家还满丢脸的。半路上还下来买了外卖。。。等外卖的时候还在想说"也不知道打个电话来问问!"--谈恋爱的时候嘛,反正随便怎么不讲道理都可以的。

    等我到了他家,他正在门口等。他说:"你是有什么问题?!为什么把我甩开?"我就说:"湿成这样我只想赶快回家。"他说:"那你也没钥匙,你先回来还不是要等我?"我说:"你不是先回来了吗?"他就看着我,我说:"你到底要不要开门进去?"

    回家以后冷战10分钟就好了。他还来安慰我说:"下次心情不好就告诉我,不要闷头就走,我还可以试着cheer you up." 我是还觉得有点被惯坏的。

     

  • 小马修 - [不太散的文]

    2008-08-26

    前年世界杯的时候,我也只是“不经意”地支持了一下意大利,结果就一路打进决赛,拿了一下冠军。这次我也只是随便提了一下Matthew Mitcham,结果硬生生从中国手里拿去一块金牌——搞得非要让美国人猜中我们的金牌,一块不多一块不少,真是气死了。本来觉得跳水的那么多,英国,加拿大,俄罗斯都有高手,就算中国人大失误,那也轮不到他。我看了下午的半决赛,就发现他也太厉害了。没有看决赛,回来上网看的时候就很紧张,结果真的被他拿了。

    我本来预先觉得最好的结果就是中国拿金和铜,小马修拿银牌。现在他拿金牌,我却反而比被其他人拿金牌还要气!不是不喜欢他,而是好象是因为自己吃饱着撑着去支持他了他才拿金牌一样!

  • 红楼梦炒了也太久了,现在定妆照也出完了。到今天连剧照都有了。看到定妆照的时候我真的在怀疑这些是真的还是假的。妆如果每个人都化成一样的,那我都可以去当化妆师了。全剧上下所有人物,除了贾母我还能看出来是贾母(不过但凡《红楼梦》中再多一个年纪和地位都相仿的夫老妇人,我也会无法确定它是不是贾母——根本就可以演容嬷嬷),其他人的妆容没有一个是配合了人物的身份地位和性格,根本看不出来谁是谁。凤姐看起来更是烧火的丫鬟。

    八七版的红楼梦虽然被夸得我也很烦,但是我真的很爱看,来澳洲的时候也带在身边,偶尔也随便拿出来看看,点到哪里看哪里。我有尽量在看新红楼的时候保持自己的心态不要太先入为主。我还告诉自己说,过了二十多年,设备和技术还有外部条件都进步那么多,一定会好看。毕竟八七版里面的许多道具和场景看起来会粗糙,还有一些重要情节并没有讲述。但是演员毕竟是最重要的。这些演员一个个都气质怪怪的,化妆都把少女化得象寡妇,小姐化得象丫鬟。记得八七的红楼梦,选角就选了两三年,还培训了好长一段时间。当然现在整个市场都浮躁,拍不出精致的东西。不过我觉得既然是这样,干脆先不要拍,请求当局直接把所有和八七版有关的都给封杀掉——反正他们擅长这个;再同时着力推广原著,让更多的人读;最后等到我们这些看过八七版的死得差不多了,再重新选角培训拍摄,否则不招骂都难。而且虽然网友嘴很刁,但是现在的影视圈作品差,人还娇气,被骂了几句就还要指责回来,要教训观众不应这样不应那样,官僚死了。

    那个叶锦添如果真的要做那种刘海,至少看看八七版凤姐的(左下角),不要什么刘海啊鬓角啊都好象涂了糨糊一样全部超平地粘在脸上。

  • 梅姑梦 - [不太散的文]

    2008-05-07

    我最近10点半就困翻天直接睡死,早上也很早起床。但是今天晚上要上酒吧班,所以刚才就赶快睡了一下午觉。结果就梦到我手上有一张梅艳芳的专辑。我记得清清楚楚我把这张CD放进电脑里copy进去,又拿出来放回CD盒里,准备带出门随时听一下——现在也没有discman,不晓得是要怎样随时听。重点是我清楚记得我拿着CD盒仔细地端详了一下,记得颜色很素雅,封底的曲目表里,第一首是翻唱《There's no business like show business》,其他的我都注意看了,在梦里都有具体的歌明,醒来就不大记得,但是我记得第六首,因为第六首放在磁带上就是B1的位置,一般都比较好听,是第二主打。结果这第六首就叫做《肥牛》。我有一秒钟觉得这个歌名很好笑,但是立刻觉得很好听的样子,很想赶快听一下,还感觉是陈小霞写的。
  • lost - [不太散的文]

    2008-04-08

    因为喜欢上Patrick Wilson,昨天晚上就趁热打铁地看了<Evening>。当时Michael已经睡了,我蜷在一边自己看。因为是以垂死的老人的回忆的角度讲述的,从一开始,影片就一直在现实中老人与女儿们的交流以及老人的回忆之间穿梭。所以一开始,还没开始讲故事,就心酸得不得了。因为是小说改编的剧本,所以语言都很优美。很多感人点,我一阵阵的想哭。以前我看电影也太难哭了。以前全校看《妈妈再爱我一次》的时候,我记得同学哭得手绢都湿透了,我是有点难过,不过根本没有眼泪。看《泰坦尼克号》的时候也有感动的时候,但是也没有哭。但是这一两年整个换了一个人,看什么东西都要湿一下眼眶。最近看的片子,有一半都要让我哭一下。比如《Juno》《Atonement》。结果《Evening》看到最后,竟然哭到不能自己。把Michael也哭醒了。

    我觉得很不好意思,赶快去洗洗就躺下了。Michael问我哭什么,我说就是电影。他一定要问我电影讲的是什么,我只好大概给他说一说。他也没说什么。然后我们抱一抱,我又哭起来。因为Michael明天就要因为工作离开一个月。我也不知道,明明只有一个月,有什么好哭。不过我们都很害怕,好象一个月里会发生什么事。然后他也哭起来。他这几天常常和我聊着聊着,就有眼泪挂下来。他还会说:“我很担心。”

    今天我们很早就起来,一起做了很多事情。下午回家睡了个午觉。再起床,他送我去Gym,就真的说再见了。也太难过了。

  • 辞旧迎新 - [不太散的文]

    2008-03-26

    我和Joel已经分手一个月了。这可真是进展最快却分得最糟糕的一次。还被泼啤酒,又不是在演电影,泼什么泼啊。主要原因是他实在是太drama了。一天到晚要和我talk talk talk。我只是希望偶尔可以一个人呆在家,他也要和我talk,好象我是去出轨。我single的时候绝对不是什么好人,可是一旦关系确定,是全心全意的。决定了和他talk吧,他又摆出一副琼瑶主角的模样,并且一谈就不让我走。路人经过看到,一定以为我在家虐待他。反正最后他变得很可怕,甚至在大街上拉我要去谈话,我housemate也见过一次,结果和我一样担心他会哪天冲过来杀我们。而且分手以后他还把一起照的照片送回来!什么东西啊,也太幼稚了吧。有一次我捏住他的脖子就骂你都26了,麻烦你少drama点!

    我是最讨厌把分手闹得好象打仗一样的。并且也从来不会分手了就说对方坏话。不管是XX,XX,还是XXX,我们都保持联络,关系轻松愉快得很。可是这次真的很糟糕。

    后来,我就遇michael了。Michael只大我两个月,会说中文。

    今天我和michael去韩国餐厅吃饭,旁边坐了父母及女儿三人。我们见那母亲脸大如盆,自动猜测这三人是韩国人,于是目中无人自作聪明地就开始用中文讲起一些肉麻的话来。说着说着,忽然听见那边那个女儿在说:“N年前就发生了啊!”爸爸结果还接说:“没有N年,4年前。”我们两就吓呆了,低下头赶紧吃饭。那一家三口吃饭饭准备走,母亲拿了一塑料袋东西给爸爸拎,结果那个爸爸。。。爱演得要死!就假装那包东西超重,花了差不多半分钟时间,使用了挺举的方法把那包东西给提起来,母亲和女儿就笑。那个爸爸就一副重得走不动路的样子一路走出了餐厅,剩下那对母女,michael和我,还有waiter,只好一直陪干笑,笑得我人中都僵了。michael想对他说东西很重,结果说:“你很重。”我又寒一次。

    后来michael回家,发来短信说:“我想您。”我打电话过去说,敬语我看就不必了吧。我用英语和他聊,结果他一直说别别扭扭的中文。我猜想他家人在旁边。果然他说:“我很喜欢我会说普通话。我的爸爸在旁边,你是我的男朋友,但是他不知道。”我都快感动得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