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三四事 - [很散的文]

    2011-10-24

    [一]

    今天玛怒怒小姐说她去出个两天差,也要交待这个安排那个,操很多心不知道为什么。我说是啊,而且打包的时候什么都想带去。她说对,还要担心那个来。

    那个!!虽然说在这个纷纷扰扰的世界上,没有那个就没有我,酒干倘卖无,但是我每次一听到“那个“就有一种眩晕感和震惊感。每次听说都好像是第一次听说。而且就算有时候会意识到这件事的存在,作为男士(已经连“男生”也不好意思自称了!),也难免忽视它所带来的不便。

    上次和两个女生朋友Lauren和Annie约一个周五下午去近郊一座温泉泡汤,兴奋不已,头天晚上就把泳装找出来准备好。临到周五,忽然变天,大雨滂沱,只好取消计划。隔周我想起来这件事,就短信问Lauren要不要这个周末去温泉,Lauren说她男友的父母这周来,所以要陪他们吃饭。过了几秒,又加上一条:“而且我和Annie这周那个可能都要来。“

    听到这个,我竟然被一种巨大的内疚感击中!好像我胁迫了两名来例假的待嫁少女陪我去泡温泉,好像我变成了一脸横肉的变态赵员外(不要问我为什么姓赵),好像到了温泉那边我就会大笑着一边一个搂住她们。

    从那以后,我一直有一种对不起她们的感觉,直到现在,都还没有约她们去那个温泉呢。

    [二]

    今天微博上有人介绍了一个治鼻炎偏方,还说是她妈妈做给她喝得,一喝就好了。那就是——干香菇一个泡发,切片,放进一碗牛奶里,隔水炖!!香菇!牛奶!妈妈把它炖出来,是要说:”女儿啊, 来来来,把这碗菇奶奶喝了。“吗?总之看完该微博直到现在我都一直在想着这道 药方,光想就恶心死了!作为有鼻炎的人,我也不要去尝试。

    [三]

    小时候如果碗里剩饭,大人就会说:“以前的小朋友们每天都饿肚子,你还不知道珍惜。”如果衣服穿旧了不喜欢,他们也要说:“旧社会的人活活冻死,你有衣服还不要穿!”有时候也不是真的要说服我,但是一有机会就要说这种大人爱说的“笑话”。而我就会觉得大人实在是想象力太单一有限了,看到什么就只想到一个方向。

    但是前天我在家看了《夹/边/沟》,就打心眼里觉得生活好幸福无忧。变成单一有限的大人了。

    [四]

    在囤积食物方面,我和一只松鼠有一拼。人生中也并没有过过挨饿的日子在,但是心理上有一种奇怪的不安全感。每次去买菜,什么都要买,非常担心想吃的时候家里没有,导致经常要从冰箱里扔掉坏掉的菜,肉也经常臭掉。而方便面虽然现在很少吃了,但是橱子里总是要保持着六七包的数量,各种口味都有一定比例,每次吃掉一包,下次一定要补货再屯好。我经常想如果我被困在家里,可以捱很久也不会饿死呢。

     

  • 迷惑 - [很散的文]

    2009-03-19

    1.我觉得啊,台湾娱乐圈百花齐放这件事情很好。有些人纵横数十年还屹立不倒也很令人感动。不过我觉得这些多年来都在打拼的人,最好是慢慢变老,或者在圈内地位明显变高,总之要有些显著变化;或者至少要很红,三天两头要曝个光才可以。不可以象黄嘉千一样,一直半红不紫,忽然一下子出现在电视上,让人想到对她的上一次记忆——还是个发片歌手,而那——已经是——十二年前的事情了!观众的衰老可不需要你们这些艺人来提醒呀!

    2.帅哥可是人人都爱看。每每看到都会心情好。不过呢我只喜欢看普通帅的帅哥,有一点无伤大雅的缺陷的帅哥,作为邻家男孩的帅哥,“每个班级总会有一两个”的帅哥,而不喜欢看五官如雕刻身材一百分气质非凡家境还很好的完美帅哥,每每看到我都会钻入牛角尖,无数问题涌出来——“为什么这么美?”“为什么这么会拿捏轻浮和不屑的中间点?”“他的父母长什么样子?”“他的父母是用什么把他养大的?”“他的童年是什么样子?”“我们在玩泥巴,扮家家酒,躲猫猫(……)的时候,他在玩些什么?”掉入这样的无法得到解答的问题的深渊,无法自拔。

  • 我可没死 - [很散的文]

    2008-11-06

    这么久没有更新以至于我自己都不敢来上这个blog。就好象成绩差的学生会恶性循环,越来越抗拒书本——作出这么烂的比喻,我也实在是太久没有读读书了。

    其实呢,试也考完了,使我不来更新的元凶呢就只剩下“谈恋爱”这一项。不过也还是可以把“轻度地感冒了”加进来。“谈恋爱”方面呢,我们就两个人骑着单车到处跑。本来两个人穿着要么很紧要么很露的衣服,戴着太阳镜和尖尖的头盔,飞快地穿行在街道中,是看起来很酷的,简直就象两个厉害的未来战士,单车也好象等一下就要腾空飞走一样。然而偶尔遇到红灯停下来,却双双侧过头去吻一下,就变得很象喜剧同志电影了。

    而我感冒最严重那一天,两个人还竟然跑去了动物园,我那一天的主题基本就是对着各种动物用纸巾大擤鼻涕。动物园管理得非常好,完全没有我记忆中动物园的那种尿骚味儿。有一些无毒无害的友好动物还根本就是放养着。袋鼠家族向来秉持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放养情有可原;超级大龟也追不上人类,人类也伤不了他;最令我匪夷所思的是孔雀竟然都放养!这又不是野生动物园!我起初在大象馆附近遇到一只,那一区打扮得一派泰国风情,甚至还有小型的稻田,我想说可能孔雀也就养在这一区,但是有不见什么隔离的篱笆之类。孰料随后我们走到中央的通往出口的水泥马路上也遇到一只孔雀,就在马路上踱着步,远远地看到我们迎面走来,还象个有教养的女士一样稍稍向左边避开一点点,省得和我们擦肩而过。我是不知道这样放养对孔雀本人好不好,反而有那么一秒,我是动了“冲过去拔一根毛下来”的念头的。

    一只猪,它的keyword是,大头,笑脸,细腿,保护色。

    蛇是我人生中最害怕的动物,我的噩梦十有八九是被蛇追赶或者缠绕或者咬。前段时间看了一个记录片,介绍了蛇和人类文明的渊源,说蛇如何如何美丽迷人,还说蛇是最被人类误会的动物,看得我满心愧疚,还决定从此克服恐惧要和蛇敞开心扉好好相处,然而看了这个景象我又不由分说立刻祈祷蛇是下一个灭绝的动物。

    壳上镌满沧桑。不过我看它还差一行“阿布到此一游”。

    猫鼬站岗也太可爱了。这一只忠于职守,无比警惕;其他的猫鼬则在地面上随性地钻钻洞挖挖土。Jarrod说希望弄一只来养,倒是令我想起猫鼬如果只养一只的话,这一只还站不站岗。

    老子的来世!

    骚首弄姿的袋鼠。

    任何一部分都很象是画上去的大型........这算是什么,鸟类?家禽?

    又遇到它们一家子,实在是太喜欢了。

    灵长类动物也是我的最爱。因为完全就好象是可以和他们交流的样子啊。这一只大猩猩,本来背对着我坐着,摆弄着面前的花花草草,我就叫他“gorilla!”,他还真的回头来看我,看了一会还张张嘴要说话的样子。

    黑色主题生日party呢,就无聊到死,和去年不可同日而语。我飞快地用vodka把自己灌醉就算完事。倒是之后几天的万圣节party充满乐趣。我用两卷绷带把自己缠来缠去,再画上一点鲜血什么的,假装自己是……僵尸。后来实在觉得自己不象,就对别人说我是在车祸中捡回一条命的人。佐罗这种角色每年都会有人扮演是不出奇的,而且谁扮都很帅,不过一场party竟然三个佐罗也太寒了。我拿了其中一个佐罗的剑表演了蹩脚的吞剑。还有人扮演了本拉登。最让我觉得敬业的是竟然有人按照新片《The Duchess》扮演了公爵夫人,也不知道什么剧团借来的服装,惟妙惟肖,连脸上那颗痣都没有忘记!

     

  • 情义两心坚 - [很散的文]

    2007-08-19

    如果说我drama,我真的没办法否认。比如今天我衬衣上掉了一粒扣子,回家我就播放起《绣红旗》来,然后才开始穿针引线,随着节奏一针针一线线地缝起来。然后心里啊,可真是平白无故地百感交集,仿佛感受到终于盼到了什么的喜悦,又仿佛想起自己经历的长期等待的苦闷。想着想着,几乎想要故意戳破手指,然后放到嘴里来吮一下。

    最近当了很长一段时期的穷人。本来都已经成为了KIM JONES的粉丝,买过几件,可是刚起步就手头紧起来,于是几个月也没有去逛过。离Dior其实也很近,如果路过的时候正好穿得有型,我就会进去逛一下,胡乱试穿一番,可是算下来,连lay-by都不行。这种痒得不行的情况下,只好去澳洲本地品牌中寻求好的substitution,当然也不便宜,不过像Calibre这些,的确很值得买呀!光是进去看看他们的店员就赚到了。说到Calibre,上次在里面撞见big brother里面的Joel,满满的抱了一堆衣服要付帐。想必他多少是因为big brother获得了fame,从而赚了钱吧他!!!说回shopping,我一度将二手衣做为目标,逛过不少。因为趣味性和价格的因素,几度想买。但是冷静下来想(我现在很善于在shopping的时候冷静下来),那些二手衣我现在以为有腔调,但是买回去的话一定是和我自己的那些旧衣服丢在一起的,于是也就作罢。不过说起来,我倒不如想办法去卖掉自己的一些二手衣,存下钱来把dior的那件马甲买掉。

  • 因为在youtube上看大小爱吃,就顺带连前后和中间的广告都看了。有一个打歌广告,打的是一个叫郭静(真是一听就成不了大气候的名字啊)的新歌手,什么“纯爱新女声”,不是我喜欢的样子,太少女了,忍不住想象他鼓起腮帮子瞪大眼睛装无辜拍大头贴的样子。但是歌我还满喜欢的,叫《我不想忘记你》。她唱的也没什么特别的,有点象范玮琪,但是没有范好。但是歌很好听,我看完广告立刻就下载到ipod里去了——台湾歌就是要这样洒狗血才好,也不用去风格化,什么摇滚啦,舞曲啦,民谣啦都不必去弄,就大家全部唱普通的伤心情歌就好了。就好象苏打绿很好,自然卷很好,张悬很好,但是我就偏偏还要更喜欢张栋梁一些呢!《寂寞边界》多好听啊,新的《错了再错》也很好。

    辛晓琪的专辑出了很久,本来很想提一提,结果忘记了。总的来说啊,是用心的专辑,总比之前翻唱日剧歌韩剧歌来得象话。她唱得比以前更好了,但是好象有一点过分讲究细节,处处拿捏。整个曲风又偏向甜美一边去了,全都是在唱如何快乐如何洒脱如何遗忘如果把过去远远的抛开,真是荒唐——疗伤歌之所以能疗伤是因为疗伤歌比听歌的人还要惨,听的人听的时候要么幸灾乐祸觉得“世上还有比我更倒霉的女人”,要么就惺惺相惜到大哭一场,才能轻松一些。所以〈领悟〉〈女人何苦为难女人〉才能红。或者至少象〈我也会爱上别人的〉这样,口口声声宣称自己可以抛开回忆走出阴霾再爱别人,可是其实不过是赌气时说的最无力的话。说回来新专辑,歌都不错,没有特别能红的,但水准很均衡。不是必买之作,但买一买也不会觉得亏本。

    沈大成啊,她提到了下午要比上午长的事情。我小时候去外婆家的时候,每次午饭时她都会说:“多吃点呀,多吃点呀,下午很长的,和上午可不一样!”我从来都想不通,下午是……什么长啊?但是现在吃午饭的时候还是常常想起来,要多吃一点,下午会很长。